婚礼派对和东方喜宴,你喜欢哪一种?

发布时间:2020-07-02 编辑: 查看次数:373

翻译:Wendy Chang

暑假我回维也纳待了一阵子,最后的几天我参观了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Gustav Klimt)的别墅(Klimt-Villa),他就是在那里创作了最有名的作品《吻》(The Kiss),他一直在那间别墅待到1918年过世,现在这个别墅(也是工作室)已经开放给大众参观,而这次参观我的朋友充当导览解说员。

婚礼派对和东方喜宴,你喜欢哪一种?
“Gustav Klimt 016" 由 古斯塔夫·克林姆 – http://www.belvedere.at/en/sammlungen/belvedere/jugendstil-und-wiener-secession/gustav-klimt。 使用来自 维基共享资源 的 Public domain 条款授权。

我还蛮幸运的,因为他对这个别墅非常的熟,大概从十几年前他就参加一连串的活动,反对政府将这栋别墅卖给私人企业,虽然最后别墅没有被卖掉,但是要一直作为文化遗产、不被金钱利益沾染,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在很爱文化的维也纳还是如此,各方为别墅的未来争论不休,现在仍持续进行,我也必须说实际的情况远比我们现在看到还要複杂。

克里姆特别墅的二楼是在画家过世后几年才盖上去的,二楼的房间有些布置且装置的十分典雅,两座新巴洛克式的阶梯从二楼的露台往下面的大花园延伸,最后到一楼的工作室,屋子两边的栗树还有长椅,彷彿也在邀请你多坐一会儿。

一般人可能不会想到这栋建筑物除了展览室之外,都可以私人目的租用,就我所知道的有些社交活动常选择在这里举行,其中一个社交活动就是婚礼。其实也不难想像,夏日的夜晚拿着香槟在花园里散步,旁边挽着一位小姐和你谈天论地,还有吃到饱的晚宴供你享用,像这样的婚礼派对很少在午夜前就结束,派对中音乐不会停,就算是像我一样跳舞跳不好的人也会忍不住下到舞池摇摆。

其实在维也纳有很多像这样的地方出租给人办婚礼派对,宫殿、城堡、酒吧、餐厅、塔楼、别墅等等,新人们通常会花很多时间去找适合他们的地方,因为如果地点选得好、派对气氛又对的话,客人就会对这个派对留下印象。来的客人通常是双方的好朋友,只会邀请少数的亲戚, 派对是办给好朋友们一起庆祝的,而如果是要跟家人一起庆祝,都会另外再办一个比较正式的聚会,派对的每个细节都十分讲究,而且都是由新人决定,因为这是「他们的」派对。

在欧洲我已经参加过很多次这种场合,玩的都蛮愉快的,当然啦,并不是每个婚礼都是用这幺奢华的方式庆祝,但在生命中重要的这天,一切事情都应该由自己决定,这在欧洲是十分普遍的,其他地方也应该是这样吧?

不过台湾好像就不是这样,我不太懂为什幺当年轻人讨论到婚礼的细节时,那幺不在意自己的想法还有意见,很多人会选择让婚礼企划(婚礼公司)帮他们规划,安排婚礼的大小事,就算他们会提供方案,让你看起来好像有选择,其实也没有。

虽然说新人提出他们的特别要求,不过他们总是选择类似的东西。大部份的婚礼都是在饭店举行,而饭店又同时会有好几个宴会厅在办婚礼,就会有客人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走错宴会厅的情况发生,我就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婚礼也可以有複製移植的模式。

大部份(传统)的台湾婚礼几乎都是由父母操办,新人能做的就只是听从父母的指示动作,家里的长辈会告诉你要什幺时候办婚礼,要怎幺办,搞得好像一齣家庭剧,而新人往往也参与其中。还有一个习俗是包红包,但是这个红包也无法将婚礼的支出打平,因为有时参加的客人你也不认识,就来吃你的喜宴,你连完整决定自己宴客名单的权利都没有,如果你本来就不是很有钱了,办个婚礼又会花上一大笔钱,对要迈入人生新阶段的人来说又是一大讽刺。

而当客人也很奇怪,跟其他不认识的人被绑在一桌,你本来不需要认识他们,可能也不想认识他们,但是就是要坐在一起,只好默默地等上菜,对大部份的人来说参加婚宴的目的就是去吃东西,开始上菜后,有时候会被演讲打断,可是演讲根本就没有人要听。

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参加台湾的婚宴,而印象还十分深刻,两个年轻的外交官新人要在台北宴客,而外交部长受邀出席,当然也会被请上台跟新人讲几句话,可是现场的情形就是部长讲他的、客人吃自己的,好像部长不存在,我是少数在听的人,即使他讲中文我听不懂,但我觉得基于礼貌你应该要假装自己在听吧,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演讲大部分比较像独白而不是沟通。

当菜上完了也没戏唱了,差不多可以回家了,就这样,婚礼公司觉得这两三个小时应该够客人慢慢「回忆」了,而且饭店还需要时间为下一场婚宴收拾场地,你真正可以留下的回忆是新人的邀请卡还有他们的婚纱照。可是让我很不解的有两点,第一:拿到的婚纱照是好几个月前就拍好的,所有的照片都是新娘穿婚纱、新郎穿西装,好像全部都是婚礼当天拍的,但其实不是这样啊,很不真实。如果所有穿婚纱的照片都是当天拍的,不是更有真实感吗?抓住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天,捕捉每一个瞬间,然后在婚礼结束后再寄给朋友们,当做感谢他们参加婚宴的小礼物。

第二,很莫名其妙地新娘看起来都会很像,好像全部都请同一个化妆师,或是他们都参照同一本时尚杂誌,化的妆都一模一样,有时候新娘看起来像洋娃娃,一点也不像他们自己,化妆后再加上那些装饰什幺的,真的很难认出是本人,难道新娘子是在躲谁吗?有一次我去饭店参加婚礼,在走廊上有个洋娃娃女孩跟我打招呼,但我很尴尬地问她我们是否认识,她也是很尴尬又惊讶的回我,她是我的学生也是这次婚宴的新娘,但是我完全认不出来!

我自己在台北办的婚宴就有点不一样了,整个婚礼包含派对大概是半小时,比原本预期的久了一点,因为活动负责人是新手,他需要一点时间问一下怎幺跟外国人应对进退,但如果我是在维也纳办婚宴的话,我可能就会走克里姆特别墅的风格了吧。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赌城开户 www68sun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