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宝坚尼任员工开,八卦山脚的幸福企业

发布时间:2020-08-02 编辑: 查看次数:591

蓝宝坚尼任员工开,八卦山脚的幸福企业

「大牛、小牛,还是 918?后面车库 6 辆超跑,随便你想坐哪辆都可以!」一家坐落于彰化八卦山脚下、年营收仅约 4 亿元的汽车零件厂,接送客人端出的,竟是俗称大牛的蓝宝坚尼 Aventador、小牛 Huracan 两款超跑,与俗称蛙王的 918 保时捷全球限量超跑,最贵一辆车上看 4,000 万元。

不只客户能乘坐,这 6 辆超跑,对每位员工开放。员工可在厂内练习,能驾驭后就可开上路。

令人羡慕的不只如此,这家的员工薪资,比当地同业高出至少一成到二成,且年年加薪,像是今年约 150 名员工,每人平均加薪达 3,350 元。老员工未达退休年龄就申请退休,这家公司也提早发足退休金,让他们安心退休。

「就是要逼你倒!」
车材大厂接班人被逐出门,背千万债

这家幸福企业是位于彰化花坛乡的全拓工业,独门绝活是生产蓝宝坚尼、法拉利、保时捷等超跑都採用、用来确保引擎不漏油的防尘防油油封,是全台罕见打进欧洲顶级超跑供应链的台湾製造业先锋。长年保持约 30% 的高毛利率,比全球最大汽车碰撞更换零组件製造集团──东阳还高出 5 个百分点,因此有能力让员工比同业更幸福。

只不过幸福总是得来不易。究竟全拓的幸福动机是什幺?他是今年 60 岁的全拓工业董事长吴崇让,一位曾从 2,000 亿家产争夺战中败阵出局的幺子。

他出身中台湾最知名的车材厂家族,目前合併年营收达 600 亿元的全兴集团已故创办人吴聪其的小儿子。吴聪其往生时,当地政商界盛传,他留下的遗产至少多达 2,000 亿元,包含现任全兴集团董事长吴崇仪、吴崇让在内的 4 位子女,平均每人可继承的遗产就多达 500 亿元。

只可惜之后吴聪其在分家的资产移转过程中意外往生,一位熟识吴家的彰化政坛大老透露,吴崇让当时担任全兴董事长,是父亲钦点的接班人,但兄姊在董事会中决议拉下他。顿时,他从百亿营收董事长到什幺都不是。

面对手足争产,他历经 3 年多的官司追讨,扣掉遗赠税,能拿到手的遗产仅不到 3 亿元,且大多是公司股权,不是现金;兄长还要求往来银行不要借钱给他,断掉各种资源,「就是知道你没钱,还要你去付薪水,就是要逼你倒,」吴崇让解读。

也就这样,原该身家 500 亿元的超级富豪,瞬间变成举债上千万元、人人走避的落难贵族,打击之大,让他一度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手足内斗争产 7 年
到父亲坟前掷爻,继续争或跳下去?

当时吴崇让既气愤兄姊无情,又忙着筹钱付薪水,压力大到睡不着,经常半夜到父亲坟前,一待就到天亮,没朋友、没家人,没人可以商量,只能在坟前掷爻请父亲指点:要继续争家产吗?要继续经营小工厂吗?自己还要活下去吗?

历经三度「乾脆跳下去(自杀)好了」的生死关头,将近 7 年才终于摆脱悲愤的争产情绪,找到「拚幸福」这个活下去的新动力。

「不能让他们得逞,不只我要过得好,还要员工、周边的人都过得更好,这才是更最重要的。」他说。

活着是更大的勇气,一场「弃大就小」的反攻号角就此吹起。

当时他能掌握的家产只剩下全拓工业,虽然这家工厂与全兴工业只有一栋厂房之隔,但年营收仅几千万元,根本无法与当时全兴集团上看 200 亿元的规模相比。全拓原本约 300 多名员工,因分家冲击,逃到只剩不到 150 名,而且产品线与全兴如出一辙,没区隔性。

财力、人力、产品力样样缺,这场战究竟怎幺打?他翻转战局的答案就藏在全拓工厂内的一本书、一张表与 6 辆超跑。

一本书,是吴崇让最爱的书,书名就最叫《小,是我故意的》。

从没钱、没人小工厂翻身
甘愿做小,专攻欧洲精品车厂

他甘愿做小,不只是认清现实的客观环境考量,还与他早年就读淡江轮机系,毕业前在长荣跑船半年的实习经验有关。

当年他搭的长荣货船虽然不大,但讲求效率,为了準时送达,货物没装满也照样出港,因此收费较高,追求的是準时送达的高获利,而且 30 多年的老船洗得比新船还亮,严格的自我要求,获得高科技或精品客户青睐,而走出自己的路。

这让他想到自己掌舵时的全兴,就像大船,擅长大量生产,但精度与交期的要求不够,一直打不进不求量求质的欧洲精品车厂供应链;他从大庙被打到小庙,思考全拓的机会,认为做小没关係,但要求精,抢攻金字塔顶端客户,才有机会。

「他不做大,认为把产品做好,比做大更重要,把黑手工厂的环境变得像有无尘室的电子工厂。」他的同业朋友说。

他过去有资格坐上全兴董事长大位,是因为他是全兴全球抢单的超级业务员;争产失败后,虽没有家族资源,但人脉与见识仍在身上,面对百废待举的全拓,他在丰田集团的业界好友指点下,自学精实管理,这门学问的两大重点,就是持续改善与尊重员工。

他从改变员工态度开始,第一个战场是没人想洗的老旧厕所。

一句「做事不分阶级」,他亲自下去洗厕所,摸清楚洗不乾净的原因,应该如何投资改造厕所才能改变,用一个乾净、舒服的新厕所让员工知道「改变是可能的」,之后换餐厅、办公室,最后到工厂。

现在踏进全拓工厂,过去又闷又热的作业环境已不存在,但靠的不是冷气,而是引进水冷环保凉风扇、轴流风扇与负压式排风等工程改造来降温,让员工较舒适,且省下不少电费。

薪资表、财报贴门口
杜绝靠关係,员工更专注自我提升

不仅如此,透过现场的可视化萤幕,温度、湿度、落尘数等各项数据一目了然,同时每一条生产环节目标产量与实际产量状况也随时更新,被红色标记的落后地区就会有干部前往协助排除问题。过去粗重又繁琐的搬运工作,现在有电动搬运车与无人搬运车来处理,原物料的库存从 1 亿 2,000 万元降到 2,000 万元,新产线的效率比旧产线提升 8 倍以上,让生产流程管理的主管相当得意:「过去我的準交率连 80 分都没有,但现在欧洲车厂给我们的评分高达 94 分。」

随着欧洲车厂的订单稳固,他为了创造更高毛利率,2017年开始进行订单结构调整,把毛利率差的订单转介同业经营,虽然营收下滑,但今年新补上的欧洲订单毛利率更高,推估今年整体营收可望再成长逾一成。

一张表,则是贴在工厂入口的薪资表与财报,无论个人或企业财务全面透明化,这在台湾製造业极为罕见。

这幺做的原因之一,是杜绝公款私用,「这是连小学老师都教过不能做的事,」他说。他曾与父亲争论过某些台商 5 套帐的经营方式不可取,担任全兴董事长时,要求财务主管严审包含自己在内的家人请款单据,甚至在家族分家时,发现家族一栋豪宅涉及部分侵占国有土地,主动找怪手拆掉违建,这种性格洁癖,屡屡为讲道理槓上家人,为自己埋下分家悲剧的引信。

纵使 500 亿元的遗产几乎因此蒸发,这位落难贵族依旧毫不让步,在仅存的堡垒中,更加一丝不苟的落实理念。

中部螺丝厂高角度总经理陈世宏指出,薪资公开的好处是谁做多少事、领多少钱,全都揭露,没有印象分数或裙带关係的升官加薪,不服气的内斗就能降低。

吴崇让还设计一套强调 CP 值的每月加薪机制,他在办公室内放置两面大白板,上面罗列了包含自己在内的所有员工名字,每一个人都能填上自己、或看见别人符合执行力或创造力的成绩,只要最后讨论这值得被鼓励,就可能加薪或奖金,搭配公开的薪资,谁领的薪水合不合理,一目了然,员工反而更聚焦在提升竞争力上。

拚幸福是他对逆境的反击
承诺年年加薪:「人不要穷到只剩钱」

最后是 6 辆超跑,这是他翻转人生的证据,也是帮他把幸福传递出去的重要载具。

他脑海中始终挥不去的一幕是,年轻时,他靠自己在外头赚钱,买下第一辆国产车,得意开回家后,却得到兄长一句「你靠自己赚?那你一辈子也别想买得起进口车!」的冷嘲热讽,认为他必须靠家人支持才能过好生活。

如今,他不但东山再起,证明可靠自己经营能力买好车,且这好车不只是自己能享受,更要与员工同享。「人不要穷到只剩钱,」他说。

身为最大股东的他,并决定全拓长年不分配盈余,盈余转作员工福利与薪资。去年由公司埋单的蓝宝石公主号邮轮员工旅游,他加码全程包下一晚要价 10 万元的总统套房为员工同乐场地,今年又拿出 150 万元,发每人 1 万元的劳工节礼金,送出营养午餐费全免的新福利。

从 2007 年开始,「承诺加薪」就成了他的企业经营策略,12 年来,从最低 150 元到最高约 5,000 元,每年加薪从不间断,将员工平均月薪资拉高到 6 万 2,000 元,今年他贴出一张公告:2024 年拚员工平均月薪 8 万元的新目标。

「兄弟、家人没有给他温暖,还落井下石、抢订单,最后让他看开,反而把重心更放在关怀员工、关怀弱势。」他的好友、彰化农田水利会主席萧博修说。

也就是「看开了」,让他把悲剧变喜剧,将一人的不幸,转化成让员工过更好的动力,拚出跨越仇恨的幸福复仇记。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博体育3.0客户端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在线游戏app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