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守护香港的10个理由

发布时间:2020-08-09 编辑: 查看次数:531

,民间人权阵线举办「守护香港」元旦大游行,大会称有1万人参加,警方指最高峰时约有6200人。选择在新年由铜锣湾游行至政府总部的人,踏着坚定脚步,希望坚守核心价值、香港不要继续沉沦。

上街的人,行出来都有理由、都有心愿。他们,都是香港人。

黄国才(47岁)

我要守护:要守护嘅事实在太多,但最近会比较紧张一地两检,听中央最近嘅发言,例如李飞嘅「一言九鼎」论,我觉得实在太唔讲道理,觉得好多曾经被承诺嘅法治、一国两制,都逐步崩坏。我昨晚倒数完返到屋企好夜,今朝都好攰,但都迫自己用15分钟整好道具「割地卖港可耻」出嚟游行。

我想香港:维持原有嘅优质文化,例如对法律嘅尊重、行使游行集会嘅自由。我是艺术工作者,过往习近平访港、七一游行,我都会透过行为艺术、用雕塑等抗议,将艺术融入政治,希望继续好graceful咁作出反抗。

我曾经同朋友讲「我去游行,你嚟唔嚟。」佢答我:「如果赢就嚟,唔赢就唔嚟。」我觉得佢唔明咩叫坚持同希望,同中共打仗係要坚持好耐,唔係几年就可以做到,可能到下一代都继续打紧,睇下唔同历史事件就会知。所以我而家仍然有希望,亦期望越来越多香港人会觉醒,并更理性咁部署反抗。

陈小姐(23岁)

我要守护:香港人享有嘅自由同法治。我平时唔太了解政局,亦唔算好热衷政治,但都见到香港越来越荒谬,好多嘢都好匪夷所思,例如修改《议事规则》,以前觉得会有商有量,但原来一投票就通过晒,原来以前当成笑话睇嘅嘢,今日已经发生咗。其实我係咁啱搭电车过嚟先知道有游行,亦有挣扎过係咪要参加,但最后觉得,如果我仲可以行到出嚟,就要尝试下去做。

我想香港:搵返力量。好多年轻人伞后都採取好消极嘅态度,觉得咩都帮唔到,我本身都以为大家已经唔care、无力感好强,我而家读紧医科都会觉得,自己将来只係一粒齿轮。不过,我都係走出嚟先知道,原来大家仲好关心呢个地方,从中搵番一股力量。我希望中央会见到,有班人係唔会咁容易认输,你想赢都唔係咁容易。

区晞旻(32岁)

我要守护:家园免受粗暴规划。我係马屎埔嘅村民,以耕田为生,但政府而家想收咗条村、破坏农地、破坏社区关係,将嗰到变成一个新市镇。我一直都有参加呢类游行,希望大家继续关心东北发展计划嘅议题,唔想自己屋企因为呢啲粗暴规划而被破坏。

我想香港:可以让香港人生活得好啲。其实我希望可以唔使成日都咁嬲,面对无赖嘅政府,我觉得我哋要谂,究竟想要一个点样嘅香港,之后去做啲嘢达至成功。譬如我好想保住屋企,就喺2010年成立马宝宝社区农场、去游行示威,虽然唔知最尾会唔会成功,但如果而家唔做就係零。 

邓浩锋(20岁)

我要守护:香港嘅核心价值。作为社工系毕业生,会见到社会有好多不公义嘅事发生,例如综援加好少。如果喺政治方面,就会见到DQ议员、修改《议事规则》,呢种不公义令到香港人越来越难行。

我想香港:民意被政府接纳。政府而家所谓帮市民係用把口讲,冇咩实质嘢证明到。希望政府可以听多啲民意,为市民做多啲,例如全民退保。

退休公务员 (60多岁)

我要守护:法治。如果一个城市冇法治,就会连商业都搞唔好。香港已经变晒,司法、立法、学界,已经被渗透晒,而家完全係殖民方式统治。以学界为例,大学本身係讲求独立思考,但而家讲港独都唔得。

我想香港:对香港其实冇咩期望。我哋嗰代读好书,好彩就入大学,做天之骄子。唔好彩就自己捱下捱下,爬下爬下,做专业人士,咁都唔会差得去边,但后生呢一代真係无啖好食,连想结婚生仔都买唔起楼,係一条绝路。但如果而家大家都唔出声,就真係死梗,因为出咗声,即使係比较微薄,但起码可以令政府谂下。

朱小姐(30多岁)

我要守护:香港嘅核心价值。我喺美国读书,喺当地搵到工作,已经移咗民,但我仍然当自己係香港人,家人朋友亦依旧喺香港生活。虽然美国嘅华人仲会觉得香港好好,但我每次喺Facebook睇到香港嘅新闻,见到2017年嘅香港发生好多事,都会觉得好绝望。目前游行係自己唯一可以做嘅嘢,之前暑假返嚟都有参加七一游行,今次圣诞节返香港后,想带埋小朋友嚟参加,希望俾佢感受下,知道香港发生紧咩事。

我想香港:唔好咁快变成中国省市嘅一部份。虽然自己已经移咗民,但我仍然好关心香港,希望香港继续撑到几耐得几耐。 

林小姐(50多岁)

我要守护:公义。香港发生咗好多唔公义嘅事,例如DQ议员,我当时放工睇到新闻即刻拍枱大闹,我哋选啲议员出嚟,佢哋犯咗咩大错?点解要DQ佢哋?当时觉得好无稽,从来都未试过讲咁多句粗口、咁大个女未试过一日咒咁多人。经历完情绪发洩后,作为爱香港嘅市民,我觉得要继续走出嚟,守护公义同香港,所以我为咗参加游行,噚晚冇出去倒数,好早就瞓咗。

我想香港:继续守护公义。作为基督徒,我相信上帝係公平公义,为香港带嚟恩典。我同时会继续鼓励其他失意嘅基督徒,喺大家灰心嘅时候,继续走出嚟守护公义。

黄同学(11岁)

我要守护:唔俾「一地两检」係香港实施。我平时放学会经过反对「一地两检」嘅街站,知道「一地两检」会容许内地公安入嚟香港执法,违反《基本法》,令我觉得好嬲、好唔合理,所以自己想参加游行反对,叫妈妈带我嚟参加。参加游行起码出过嚟做过嘢,令自己唔会后悔。

我想香港:香港嘅问题由香港警察处理,唔应该由其他机关执法。我希望大个成为立法会议员,可以代表香港人审议法例。

谭如玲(63岁)

我要守护:香港不被共产党控制。我觉得共产党好得人惊,喺我哋心脏地带、九龙搞一地两检,如果係咁,你做咩都得啦。我一听到就好憎林郑月娥,一见到政府讲嘢就好嬲。我喺雨伞运动之前已经开始参加游行,每一次示威活动我都会嚟,因为好惊有一日再冇机会出声。

我想香港:政府可以好似太阳光照一样,温暖、公正;有钱又照,无钱又照。希望香港地,有嘴巴讲嘢嘅官,唔好睁大眼讲大话。

Abby(70后) 

我要守护:一国两制。其实之前冇参加呢啲活动,以前我唔理政治,觉得啲人好麻烦。不过近期见议员被DQ,我哋选出来嘅人,一句话唔合法就DQ,加上迟啲国歌法,担心随时俾人拉,面对呢啲情况好伤心同无奈,连最基本嘅发声自由都无埋。所以自己之后慢慢醒觉,觉得如果唔行出嚟就会慢慢被灭声,就连小朋友都会不停被洗脑。所以想带埋小朋友嚟,俾佢哋有多啲认识。

我想香港:团结。希望香港人可以行出嚟,行得一次得一次,因为将来政府可能用好强硬嘅方法,到时连行出嚟都唔得。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加坡金沙优惠大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至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