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儒家士大夫的一面之词,就打倒了武则天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0-06-19 编辑: 查看次数:701

在时间的荒原铩羽而归

一手拿着足以让任何有志之士都为之胆寒的利剑,一手又握着天下士林都趋之若鹜的官帽,武则天获得了前无古人的巨大成功。然而,当她的双脚踏上权力的巅峰,她的身体却在时间的沖刷下迅速老去。

晚年的武则天仍然爱美,这曾是她打动李世民的奥祕,也是她征服李治的武器。虽然年届古稀,已是「视茫茫,髮苍苍,齿牙动摇」,但她仍然怀着少女般的爱美之心,「虽春秋高,善自涂泽,虽左右不悟其衰」。有一段时间,她竟然重新长出了两颗牙齿,高兴得马上下诏改元为「长寿」。只可惜,驻颜之术不能抵挡时间的侵蚀,「长寿」虽是美好的期望,终究难以掩盖现实的窘迫。武则天该认真考虑权力的传递问题了。

权力与时间的关係本来就充满了紧张。乔治.欧威尔在小说《一九八四》里面这样形容它们之间的张力:「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而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也就是说,定义历史可以影响未来,而掌握权力则等于掌握了历史的定义权。武则天政权在手,当然也试图改写历史,改变时间的轨迹。她把先秦时期的周文王、周武王作为新王朝的始祖,并把自己的列祖列宗都追奉为皇帝,建庙供奉、配享天地。追认周文王,是为了给新王朝製造正当性的历史基石;追封老祖宗,则是为了给新王朝的权力传递书写连续的谱系。

定义历史,是为了改变未来。武则天如此煞费苦心地改变历史叙事目的都是为了周朝万世一系的延续。然而,武则天一生纵横天下、无往不胜,这次却要遭遇失败的「滑铁卢」。由于儒家伦理秩序自身的免疫力,她未能如愿以偿地实现「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的目的。

武则天是周朝的缔造者,而周朝延续的前提就应该是姓武的人当皇帝。武则天不是没有考虑过废掉李唐的皇嗣,而改立武氏子孙。她刚刚临朝称制,就把唐中宗废为庐陵王,立了睿宗当太子,却始终严加防範,朝中大臣胆敢与之往来,必然身首异处,史书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尚方监裴匪躬坐潜谒皇嗣,腰斩于都市。」然而,如果说她对李唐宗室如同冬天般寒冷,那幺对待武氏子孙则如春天般温暖。她不仅追封祖宗,而且「尽王诸武」,对武家亲戚全部封官许愿。在祭祀天地这样的重大活动中,她把武承嗣排在第二,武三思排在第三。这样的仪式性安排,折射出她内心废李立武的想法。

在当上皇帝的前后两个时期,她都向宰相提出立武氏子孙为太子的想法,却以同样的理由两次被不同的宰相制止。第一次,她想立武承嗣为太子,宰相李昭德说了这样一个理由:「自古有侄为天子而为姑立庙乎?」就是说,等武承嗣当了天子,他能给妳这个姑姑立庙吗?一言之下,效果立竿见影,「后乃止」。第二次,她想立武三思为太子,宰相狄仁杰说了同样的理由:「陛下立庐陵王,则千秋万岁后常享宗庙;三思立,庙不祔姑。」意思也很明确,立自己的儿子庐陵王为太子,千秋万代之后自己还能常享宗庙,如果传位给武三思,他以后祭祀祖先会带上你这个姑姑吗?这次武则天不仅仅是彻底打消了立武废李的想法,而且立刻派人把庐陵王迎接回朝。

武则天战胜了一切有形的敌人,却在儒家伦理秩序面前铩羽而归,并且感受到无可奈何的无助感。姑侄关係,在儒家伦理秩序决定的权力传递中注定没有立足之地。武则天为了夺取权力,曾经掀起腥风血雨的斗争,曾让多少无辜的人鲜血流尽才铺就了一条通往权力的道路,但是她失去权力的过程却没有硝烟四起,也没有曲折反覆,只是几个儒家士大夫的一面之词就打倒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

李昭德与狄仁杰不愧是当世大儒,他们看準了改变历史轨迹的那个按钮,只需轻轻一按,则千古江山为之一变。

儒家伦理秩序的超稳定性

波谲云诡的政治剧情在武则天带着女性灵动色彩的安排下,轻鬆幽默地落幕了。

庐陵王已经回朝,武则天却把他藏了起来,故意跟狄仁杰他们玩了一个恶作剧。她把狄仁杰召来,故意问庐陵王的事,狄仁杰「敷请切至,涕下不能止」,他哪里知道庐陵王已经回朝,这是武则天故意逗他玩呢!直到此时,武则天才把庐陵王亮出来,并不无戏谑地说:「还尔太子!」看着狄仁杰一把鼻涕一把泪,武则天肯定在心里偷笑,这似乎是在说,你不让我把皇位传给武家后代,那我就做个恶作剧来逗逗你!武则天女人的一面又回来了,複杂如她,时时也有这样直抵人心的可爱瞬间。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武则天是在使尽浑身解数的挣扎之后才意识到在儒家伦理秩序面前,她是多幺的孤独无助、势单力薄。迎回李唐太子,政治格局已定,但朝野上下仍然嫌还政于唐的进程太慢,七十多岁的老宰相张柬之按捺不住,率领羽林军称兵向阙,发动兵变,刀锋下的武则天显得那样虚弱无力。

她对一起发动兵变的崔玄暐说,别人都是因人而进那就罢了,你是我一手提拔的,为什幺还要反我?崔玄暐的回答堪称机智,也可谓经典,他说:「此正所以报陛下也。」武则天听闻之下,应该能感到那种彻骨的冰凉。这不是「忘恩负义」的世态凉薄,而是来自历史深处的一股寒气。崔玄暐没有错,按照儒家伦理,他是在做正确的事情,是在让武则天改邪归正、弃暗投明,回归儒家伦理的正常轨道。崔玄暐是把匡正过失作为报恩的方式。人心如此,武则天夫复何言?唯有以沉默来应对接下来的失败。

武则天被历史抛弃了,她在晚年那段幽居冷宫的岁月,一定能感觉到游离于历史之外的无助感与孤独感。她的失败并不是当代人的成功,而恰恰是儒家伦理秩序的荣耀。她并没有败给与她同时代的任何一个人,而只是败给了人类轴心时代那个名叫孔子的哲学家而已。孔子为中国的政治运转设计了周密的「操作系统」,而武则天的挣扎注定只是一个不能在其中繁衍生息的失败「软体」。

「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三纲五常确立的是以男性和父权为基石的权力结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则是把父子关係扩展为君臣关係,并以此作为整个社会运转的伦理基石。在此基础之上,谁要是挑战「父死子继」的权力传递法则,谁就是在挑战整个国家和社会赖以生存的根基,也必然意味着自己被历史所抛弃。武则天曾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挑战者,却意外地发现遵守儒家伦理秩序还可以在儿子的供奉中获得一席之地;无视儒家伦理秩序,必然会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连一席之地都会是难以企及的奢望。儒家伦理秩序只留给她两个次优的选择,要嘛成为大唐权力谱系的横生枝节,要嘛成为大周权力谱系的幽暗角落。两者都意味着失去,只是,后者意味着一无所有。

武则天的失败,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写下了一个哲学的注脚。儒家伦理秩序的基础,不是把人当作遗世独立的个体,而是当作伦理关係中的一个结点。一个人首先扮演着某种伦理角色,然后才是他自己,因此,一个人也应该在这种伦理角色的扮演中,去寻找他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而这张伦理之网,是如此无远弗届而又无孔不入,每个人都被裹挟其中,放在时间流转的座标里,「父死子继」的原则保持了伦理秩序的延续与再生产。

显然,武则天一开始是这套秩序的受益者,她能够从名不见经传的大家闺秀,一跃而履至尊、制六合、威震四海正是因为她扮演着皇后这个伦理角色。而她最终的失败也是因为这套伦理秩序,以皇后的名义夺国神器,已经不见容于儒家哲学对正义的定义,如果再要传之后世,对儒家伦理秩序意味着毁灭性的打击。这套秩序就像具有某种免疫力,这种挑战一经出现,所有的人都会与之为敌,挑战者将会陷入与时代作战的绝境之中。正如金观涛、刘青峰在其着名着作《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中指出的,儒家思想成熟之后,基本上能够与大一统的一体化要求相适应,从而形成了超稳定的意识形态结构。

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武则天自己,不仅身体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精神世界同样被这张伦理之网所定义。如果不是把儒家伦理秩序内化为自己的价值观念,武则天在已经取得巨大的世俗成功之后,何苦戚戚于千秋万代的历史评价?何必汲汲于自己死后能在香案上占据什幺位置?儒家政治哲学不仅把印记烙在人的身上,更是烙在人的心上,因此具有某种「超稳定」的特性。它的优势是「稳定」,它的问题是过度「稳定」,由于过度追求稳定,而牺牲了其他的可能性。这套秩序在自我强化中不断延续,古代中国的政治体制始终难以衍生出其他可能性。

无论如何,武则天富于想像力,饱含激情,敢于打破常规,善于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抛开那些权谋与血腥的一面,她的激情使她在中国历史上具有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为这个习惯于萧规曹随、慎终追远的民族注入了一种敢于开拓的精神。她所在的时代也是女人最为扬眉吐气的时代,太平公主、安乐公主、上官婉儿等女中豪杰相继涌现,为几千年充满腐朽的男人气息的历史注入了女人的风采与神韵。她的横空出世,为对手带来灾难,却给历史带来了别样精采。

然而,武则天是孤独的,就像她的名字「曌」所隐喻的那样。这个字是她自己的创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像这个字的孤独处境那样,武则天只是中国历史进程的「一个断点」,不管耸起多高,她都注定是一座孤峰。

在武则天之后,她的两个儿子李显和李旦先后成为唐朝的皇帝,但是武则天带来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失,尤其是她为女人带来的想像空间,注定要在更多女人的心里埋下希望的种子。只可惜,当历史第二次出现时,必然是一种悲剧,唐中宗李显的皇后韦氏权倾朝野,也试图再现武则天开创的女人时代,而此时少年英武的临淄王李隆基率军入宫,一举结束了唐朝自武则天以来的动荡,而把唐朝推向了另一个盛世的高潮。李隆基不会像武则天那样,但是他会面临另一个困境,那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最终腐蚀了他的人性。

相关书摘 ▶被视为身体残缺的「怪物」,于是宦官向製造他们的社会发起复仇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历史不糊涂:从唐太宗到黄巢,这些名人很有事!他们心里都住了一个阿飘》,联经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李拯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令后人永远景仰的朝代,一汉一唐。其中,唐代在各方面成就之辉煌灿烂,尤其令人心生嚮往。然而你是否曾经疑惑过:为何即使是这样壮阔的唐代,也不曾摆脱治乱交替、自我毁灭再重建的循环?

历史无形无影,却并非没有脑袋。相反地,历史从不糊涂,也绝不打瞌睡,古代的帝王将相们稍有懈怠,它都了然于心,任何人都别想蒙混过关。因此本书以亲切的类比佐以简明的解说,择选有唐一代的十四个人物或政治群体,企图从他们与唐代命运起伏息息相关的人生中,看出一些端倪:

中国的官僚体系注定了官员只是皇帝的代理人,两者的利益永远不会一致,就像员工帮老闆赚钱,和老闆的利益却从来不会一致一样。然而这种不一致会造成什幺问题?唐末的黄巢之乱历来被认为是使唐朝元气大伤的事件,但本书说这只能算是一群饥饿的难民走遍天下觅食的旅程,真正扮猪吃老虎的另有其人;宦官得势与名将被黜,反映的不仅仅是皇帝的贤明与否,而是皇权的绝对性在帝王心中投下的巨大阴影⋯⋯。

全书十四个人物或群体环环相扣,展开了一幅亲切的唐代画卷。其中有对历史片段的回眸与凝望,更有周始循环的历史所呈现出的教训与启示。

几个儒家士大夫的一面之词,就打倒了武则天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多玩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ebt申博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