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尔芙: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幺都重要

发布时间:2020-06-25 编辑: 查看次数:738

《女友》,一个平行时空里特别懂你的人,女生的可爱可恨,阴性的苦难华丽,女友淘气有时、任性有时,以字会友,交际她的本色。

吴尔芙: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幺都重要

吴尔芙(Virginia Woolf)开启二十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辩论与诗篇,后人给吴尔芙许多情书。以《欧兰朵》的英气柔美致敬她,以《时时刻刻》的抑郁细緻纪念她。西苏提出阴性书写让女人在文学有安心的位置后,吴尔芙颠覆秩序抛弃写作的性别;还没有酷儿失败美学前,吴尔芙描绘了一个无本质无性别的美丽新世界;女性主义不知何物时,她已叩问当代世界存在是什幺。

她是这样一个叛逆的女人,后人给吴尔芙许多情书,她留下一只遗书「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像我俩当初那样幸福。」扬弃生命投河。

吴尔芙给丈夫写下「如果世界上有任何人能拯救我,那个人一定会是你。」只是可惜了,人的自我,仅有自我可以救赎。亲密关係再伟大,在个体意识前如此渺小。

吴尔芙: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幺都重要

莎士比亚的姊妹们:如果世界给女人一样的机会

吴尔芙走向了死亡,又通过死亡将文学深入了女性主义,她像死时倚靠的榆树,有坚毅的跟柔弱的枝。维多莉亚时代的吴尔芙想疯,是因为她既想超脱,活不成典範又找不着自己。

吴尔芙从小遭受同父异母的兄长性侵,她的精神世界分崩离析,缺乏安全感的她爱慕姊姊,她与姊姊在戈登广场与布鲁姆斯伯里团体大量阅读,小小交谊场所成了她怀抱世界的桥。

关于命运,没有人比莎士比亚的姐妹明白,《自己的房间》里吴尔芙写下如果莎士比亚有个姊妹,和他一样有冒险精神,一样富有想像力,一样对了解世界充满渴望。那幺,她的命运怎样呢?故事中,女孩因为性别不能去上学,而就算她逃家争取成功,她仍因为怀了绅士的孩子而失败自杀。(推荐你看:《女人的房间》摄影展:走进房间,走进女人的真实里)

如果世界给女人一样的机会,那幺那些黑暗中的幽灵,命运将大不相同。

吴尔芙: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幺都重要
吴尔芙。 图/维基共享

经济独立:一个女人要有钱与自己的房间

吴尔芙是当代女性主义的觉醒,在雪莉桑德伯格的《Lean In》前,她先打开了女性看向外界的世界。英国在 1870 年开始,已婚的英国妇女才被允许保有自己的收入,女性作为世界的第二性,面对着无比敌意,吴尔芙写下:

在知识与经济的领域,女人一直被视为局外人,她进一步在小说中探论女人于婚姻、家务与生育中的角色,那一句「女人若要写作,一定要有钱与自己的房间。」响亮历史,也成为贝蒂傅瑞丹、西蒙波娃等人的妇女运动一路的标记。

吴尔芙愿从经济上的独立完成自己的心灵的独立。她在《戴洛维夫人》中写着笼中的妻子——拥有权力的丈夫与扮演女主人的戴洛维夫人,女性为家庭的日常实践与空前孤寂,那些中产阶级的女人既是母亲又是妻子,永远不可能是自己。

同性情慾:我爱你与你无关

吴尔芙对女性的情慾投射也让后来的女性主义讨论更宽广。《戴洛维夫人》对旧情人的慾望,《欧兰朵》的性别流变。吴尔芙将情人诗人薇塔的影像投射至着作《欧兰朵》,欧兰朵像是吴尔芙的追寻,他/她似男似女娇柔英勇,儘管生理性别在四百年间孤寂流变,他/她的心理认同依然怀有弹性。

角色更从「性别本位」跳脱观看自己,他/她用服装裂变自己的身份,扮演男人女人。吴尔芙像是告白自己汹涌的情慾一般地写下来了,透过文字去妆扮阳刚与阴柔特质,鬆动了二元对立的父权系统。

《欧兰朵》美丽而孤独,过去他/她被戏称为文学的杂种,因为非男非女,语彙更难辨雄雌,无法在世界安身立命,至此,吴尔芙让欧兰朵比她活得更久更长,替她去铭记世上的性别流动。

像是文字代替吴尔芙死而后生那样,作为一个女性主义者,她走了超乎长远的路,做一个文学创作者,她给了无数女人独立的房间。作为吴尔芙,打开了无数酷儿阅读生命的窗。

吴尔芙: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幺都重要

「一个人要是吃得不好,就没办法好好思考,好好爱,好好睡觉。」

「别人的看法是你我的囹圄,别人的想法则是你我的牢笼。」

吴尔芙: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幺都重要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