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父母亲遗愿 顺天美术馆董事长许照信卸重担

发布时间:2020-07-03 编辑: 查看次数:754

完成父母亲遗愿  顺天美术馆董事长许照信卸重担

看见馆藏都回到台湾,在国美馆库房安置,顺天美术馆董事长许照信内心鬆了口气,但也有些不捨,「就像女儿出嫁后,房间空空的,我祝福她有好归宿,也深信上帝会有最好安排」。

许照信个性低调,生活简朴,在接受中央社专访时他还有些时差,「我原本这次开箱没有想要回台湾参与,因为我们都已经捐了,但我想想还是回来,再拜託文化部一次,要好好照顾这些父亲的收藏」。

许照信是顺天美术馆创办人许鸿源的长子,父母亲过世后,他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安顿这些馆藏,「父亲生前在交代资产时就说,这些画作不要分散,希望可以带回台湾。我们谨遵他的遗愿,他虽然说大家可以拿几幅回家当纪念,但开家族会议时大家还是认为不要分散,我们全数捐出」。

许照信说,父亲从以前就说,他不懂政治,不知道可以为台湾留下什幺,「想来想去就是这些画作可以留下,父亲与这些画家的家属都有情感,知道每一幅画有每一幅画的故事,一幅幅串起,就是台湾的生活轮廓,就是台湾的样貌,也是台湾艺术的发展史」。

许照信心目中的父亲非常严肃,甚至有些距离,跟父亲讲话像在跟上级报告,「但我知道他疼我们」,并说父亲是老师,常有学生找他写推荐函,他总是一一应允,「我也会跟他说请他写,但他都不应声,可是几天后就跟我说都安排好了,我想这是他表达爱的方式」。

许照信回忆,父亲如果收到喜欢的画作就会非常开心,有一次父亲拿着一幅小画问他,「你知道这里面一颗莲雾多少钱吗?一万块钱。」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前辈画家郭柏川的「水果」,父亲开心的笑容,永远在许照信的心里。

美术评论家谢里法表示,他从未看过许鸿源对着艺术家杀价或是要对方买大送小,「我只知道他态度总是谦卑,好像在乞讨,希望对方可以卖给他作品,但这些画作又不是他自己要收起来,而是要把台湾的艺术发展史补起来,这种人现在已经很少有了」。

许照信表示,「我承担下来,把馆藏都捐回给台湾,这个责任就到我这里为止」,并说不希望他的下一代继续承担,万一后代拿去拍卖他更无法接受,「我是抛砖引玉,也许很多人家里也有重要画作,都可以捐出来挂在美术馆让台湾人看,这才是对于艺术家最大的尊重」。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版体育在线投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博集团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