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知与不知:自由与发展的冲突笔记

发布时间:2020-07-13 编辑: 查看次数:923

新加坡无疑是亚洲强盛的国家之一,我们羡慕他们的经济、秩序或是完备的社会福利,但这些其实全都得来不易。《干嘛羡慕新加坡?-一个台湾人的新加坡移居10年告白》一书中,作者以日记式平舖直叙的描述生活见闻,浅谈泱泱大国里的角落故事,却足以颠覆我们对新加坡的想像。

新加坡的知与不知:自由与发展的冲突笔记

居住正义

「我经常被人指控干预公民的私人生活。没有错,如果我没有那幺做的话,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我讲起这些不会有任何一点悔恨的成分,如果我们没有介入非常私人的领域,像是你的邻居是谁,你怎幺生活,你发出什幺噪音,你怎幺吐痰,或是你说什幺语言,我们就不会有经济发展。我们决定什幺是对的,才不管别人怎幺想。」-李光耀,1987年。

从在《海峡日报》(StraitsTimes)的发言可以明显知道新加坡的组屋掩藏了庞大的社会工程(socialengineering)。眼中的新加坡是必须以国家利益至上的全新社会,在新加坡这个种族混杂的社会,境内主要有华人70%、马来人15%、印度人7%和其他,这并不是自然的状态,而是政府刻意规划下的结果。且政府为了避免种族间壁垒分明或暴动的情形,不同种族在组屋中也有固定被分配的比例。作者的描述虽不愠不火,但引人反思台湾的社会结构,如果申请社会住宅的条件加上了严格的语言和种族的比例限制,会造成怎幺样的抗议。

即使新加坡的管理严格,仍然有投资房地产和炒作的情形,就像新加坡电视剧《一一八》里年轻人说到:「我们这代年轻人不追求什幺生活品质,就算是维持最起码的生活,不去赚点钱行吗?」其实新加坡年轻人和台湾现在年轻一代遭遇到类似的处境,在房价物价居高不下的无奈下,维持基本生活都是种奢侈,遑论买房置产。但与台湾很不同的,新加坡的组屋政策为何为他国称羡,在于其能够强而有力地导正房市,比如新加坡组屋的地上权有99年的期间限制,这是新加坡在保证一党专政且政府不会过于腐化的信心下,牺牲了大部分人民的土地所有权来交换政府组屋的核心精神。在台湾土地私有化严重,即使政府需要资产来引导土地政策也无从下手。而徵收土地又是另一则故事了。

教育体制

再来,大家应该都看过《小孩不笨》这部电影吧,大家会心一笑的背后竟然真真切切的是新加坡小学生的处境,在新加坡所有家长和学生都知道,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已经偷偷能力分班了,到了小六就要经历人生第一次大考-离校大会考。作者曾任国小华文教师,带过所谓C段班的学生(约是学校最后10-20%的学生),他深切体会到这些被机械式放弃掉的学生心理的创伤。除了能力分班外,新加坡的补习情形也十分疯狂,其实与台湾的情形相去不远,学生大部分都会参加校内补习(类似台湾课后辅导)、校外补习班或私人家教。

与补习班文化配套的参考书文化,则与台湾很不同。新加坡的连锁书局大部分贩售参考书和考试用书,其他类书籍反而佔少数。不比台北市重庆南路上的书店,店内贩售小说、漫画、週刊或翻译着作的比例还是很高的。

媒体乱象

最后,本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台湾人非常在乎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但对新加坡而言却始终是个难以突破的藩篱。从在赫尔辛基(Helsinki)国际报业会大会上的声明:「我需要媒体巩固政府施政,不是削弱我们的学校和大学所灌输的文化价值观和社会取态。大众传媒营造一种气氛,鼓励人民发愤学习发达国家的知识、技能和纪律。少了这些,我们根本没有希望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可想见新加坡擘划的媒体蓝图必然发生过许多骇人听闻的故事。作者以《新国家报》的记者(PeterOng)事件为例,描述有天看见报纸分类广告中有招募马来人加入新加坡军队的广告,发现了其「公民权大放送」的新闻价值,于是将其扩充成头版新闻。出乎意料的是,出版的当天下午,王先生就被两个警察抓去盘查,一週之后就收到了国民服役通知书通知要再当两年兵,就这样被迫抛下妻小送入军营。

除了大至「国防大事」的案例外,小至《新国家报》曾刊登的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对夫妻加上一大票小孩,画面和乐融融,但一样在出版当天接到了李前总理的电话,说是破坏了「两个孩子恰恰好」(StopatTwo)的人口新政策。在如此严密的媒体规章、政府管理股(managementshares)的监控下,新加坡的媒体乱象当然不能与台湾相提并论。

即使是近年来难以管控的网路资讯,新加坡政府自2013年起,现任总理也说道:「对生活满意的人没时间上网,不快乐的人才有空去上网。」并且对网路上的部落客宣战:「我们不可以让出言论的主导权,不论是在实体还是网路空间……我们必须在有需要的每一个地方开战。」从此,新加坡政府的「一清专案」就和许多与政府作对的部落客缠斗至今。

结语

新加坡的知与不知:自由与发展的冲突笔记

事实上,从《干嘛羡慕新加坡》一书中可以看到除了组屋、教育制度和媒体整肃外其他新加坡值得台湾省思的议题,例如博奕产业和移民政策。但无论是哪种制度,新加坡政府难以被人民撼动的处事方针仍是一以贯之,如《李光耀回忆录》中提及李前总理认为秩序先于民主的治国理念,也相信管制新加坡是靠「铁腕政策」才能成为亚洲的花园城市。《干嘛羡慕新加坡》书中并没有深入批判或数据式对照台湾与新加坡的异同,但作者的笔触却隐隐地暗示着:新加坡是个很棒的国家,是个值得学习的对象,但我们不需要去羡慕他,因为那一切都有代价。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hb电子游戏平台app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新葡亰游戏网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