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主席易职人选大换血‧雪州县市议员难产

发布时间:2020-08-02 编辑: 查看次数:184

蓝眼主席易职人选大换血‧雪州县市议员难产(雪兰莪‧巴生)又是公正党惹的祸?雪州12个地方政府的新届县市议员名单,原定最迟今日(週三,6月30日)前公布,如今却无声无息。民联内部消息证实,本届名单再度“难产”,据知是因随着公正党雪州主席一职易主后,原定的公正党人选也临时大换血,导致州政府被迫挪后宣布新届县市议员的人选。掌管雪州地方政府、研究及考察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早前曾表明,新届议员名单最迟于週三公布,并于7月6日让新届县市议员宣誓就职,避免出现“真空期”。卡立所定人选疑被否决雪州的12个地方政府,一共有288名县市议员,任期为期1年,旧一批的悬市议员将于7月6日届满。根据民联消息向《》披露,公正党是在公布名单的最后期限前几天,即6月27日突然出现人事变动,由阿兹敏阿里取代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成为州主席。“阿兹敏阿里上任前,公正党名额已拟定好,如今却无法提呈完整名单。”雪州行政议会每週都是于週三举行,但本週却罕见的提早一天于週二(6月29日)举行,使名单难产的传闻更加甚嚣尘上。消息说,行政议会週二重点讨论县市议员事宜,惟公正党的名额最终还是无法达成共识;基于公正党名单未齐全,行政议会最后议决把“终极名单”挪至下週再讨论,因此估计名单将与前两届一样无法如期公布。阿兹敏选亲信巩固势力根据一般遴选程序,各党名单经由当地国州议员和“县市议员遴选委员会”审核后,再由行政议会决定是否续任;原本一切顺利进行,惟各方都没料到会发生突如奇来的人事变动。卡立失去公正党雪州州主席一职后,等同在党内失去决策权,公正党的县市议员名额将由阿兹敏阿里最后拍案;料阿兹敏阿里将争取更多亲信出任县市议员,以进一步巩固他在党内的地位。2次难产皆蓝眼搅局公正党被指派系问题严重,一再面对“僧多粥少”的问题,导致前两次更新县市议员名单皆出现“搅局”情况而令名单难产,这已造成选民普遍对民联产生负面评价。去年,公正党内部消息爆出,该党因国州议员派系问题导致僧多粥少,在人选之间难以作出定夺,以致迟迟无法提呈名单,令掌管地方政府的刘天球头痛不已。最后,刘天球被迫率先宣布已确定的216个名字,72个名字难产;未公布的漏网名单中,刚巧大部份都是来自公正党。前年公布县市议员名单时,民联州政府也状况百出,包括有政党背景的人士竟佔用非政府组织的配额,引起民间不满。刘天球指与阿兹敏无关掌管雪州地方政府、研究及考察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否认曾说过名单将在6月30日前公布,并表示名单只剩一些“小漏洞”,与阿兹敏阿里就任公正党雪州主席一事无关。促媒体勿胡乱揣测他解释,公正党撤换雪州主席只是刚巧在此时发生,并不能与县市议员名单混为一谈,这样对阿兹敏阿里不公平。“其实,旧一批的县市议员于7月6日才届满,因此目前还未到最后期限,因此媒体不应胡乱揣测‘内情’。”询及“终极名单”会在何时公布时,刘天球则声称,他暂时还没决定,不过会待卡立从澳洲公干回国后,由大臣亲自宣布。据知,大臣已在週二晚动身前往新加坡公干,之后再转往澳洲,行程前后共5天,预计週日返回大马。料有20至30%新脸孔雪州12个县市议会议员任期6月杪届满,不少县市议员自愿退出,不要连任。7月上任的县市议员中,预料会有20至30%的新面孔。综合各方消息,县市议员出现更动的原因包括:要全力打拼自己的事业、表现欠佳、健康问题、认为是时候让贤、不受党领袖祝福等。雪州民主行动党主席欧阳捍华披露,他们已把县市议员的名单呈上。他指出,名单上有约25%新面孔。他说,更换县市议员有各种原因,不过大部份是因为难以兼顾工作与事业,而自己决定退出;因为表现不欠而遭撤换的只是少数。也是雪州行政议员的他週三接受《》访问时指出,县市议员基本上必须有经济基础,毕竟他们获得的津贴并不高。目前,一名市议员的每月津贴是750令吉,而县议员则是500令吉。市议员津贴750元此外,人民公正党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许来贤也表示,该党更换了近30%的雪州县市议员。“更换的原因有数种,但是他们当中很多是自愿退出的。”他解释,这是因为县市议员是兼职,津贴不多,一些原任县市议员要把更多时间放在工作上。他对《》说,希望新一届的县市议员能够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为人民服务。较早前,雪州回教党宣传主任罗斯兰也披露,在该党的60名县市议员中,少过20%会被更换。不满体系数人拒续任一些现任县市议员早就公开表达无意继任,例如行动党梳邦再也市议员黄思汉与谢有坚、加影市议员陈汉国都以事业为由,不愿继任。但是,县市议员自愿退位让贤,除了工作与事业的因素之外,也有的是因为对整个体系感到失望。一名不愿披露姓名的现任市议员告诉《》,在担任市议员这段期间,他见证了行政议员与州议员干预地方政府操作的事件,让他感到失望,逐萌退意。“当我们决定的事,在执行时却被扭曲,我们还能做甚幺?”他说,革新之路遭阻拦,在这种体系下,自己辛苦,唯有退出。不过,他也指出,在有一些人自愿退出的时候,也有不少人要涌着进来。另一方面,也有市议员诉苦说,这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苦差,如果不是对政治有坚持与热忱,早就放弃了。‧2010.06.30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8国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包赢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