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大门外那株向光植物

发布时间:2020-08-02 编辑: 查看次数:130

蓝色大门外那株向光植物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不要作弊,凭直觉,回答:最喜欢哪部国片?

如果这样问,我可能回答《蓝色大门》。从电影院出来,片子里透亮的阳光,青涩的青春,就压缩成一个影像档,长驻在我往后的岁月里,一想起来,走路不觉轻快起来,哼着歌,好似赴一场约会一样,愉悦,无负担。

少年不是不知愁滋味,只是相对于大人複杂的世界,虽有淡淡的不安与怅惘,大致就是俗称的「小确幸」,一切轻飘飘不沈重,偶尔灰色,不致暗沈。而烦恼也好小,就像孟克柔发现自己女生喜欢女生,或张士豪担心尿尿会分叉那样。这幺简单,这幺可爱的电影,十几年后看重播,就算剧情早熟透了,台词都会背了,光看陈柏霖、桂纶镁这对金童玉女,就好陶醉。

喜欢《蓝色大门》的明亮清新,这种打从心里的喜欢,像向日葵自然向光,不能假掰的。所以说,不能作弊,不能加减折扣,不能算计,喜欢哪部国片,诚实讲,直接说。想太多,最后出线的,大概《悲情城市》、《童年往事》、《青梅竹马》,侯导占了一大半,蔡明亮、杨德昌、张作骥等瓜分其余天下,而易智言这部电影,说不定就被自己深沈的心机给排挤掉了。

在阅读李屏瑶《向光植物》时,不断想起《蓝色大门》,观影的感觉也不时浮现上来。小说和电影的主题、表现手法并不相似,联想到的联缀点是,青春年少时期,一步一步探索,一点一点想像,既勇敢又胆怯,说不上来是无所畏或无所谓的感觉。

不像过去好些经典同志文学,或爱情备受压抑的小说,人物一级一级走上无光的所在,读完后一片黯然,气闷心憋。《向光植物》不只是作者所称的,一部不自杀的同志小说,也是有蔚蓝色调,有阳光的小说。更加庆幸它不是以励志、光明为旨意的作品,小说里这幺一句「愿我们逐渐成为完整的自己」,大致透露了写作的意念。──小儿女的心愿,是把支离破碎的自己,组合成完整的样子,而且是「逐渐成为」。这个「逐渐」的过程就是成长,而这样的成长是要费些力气的,当面对「残忍的真实」时,「需要一点一滴收集气力,才得以重新面对这个世界。」

在李屏瑶的认识里,受伤是可以复原的,人不能抱持完美主义而与这世界玉石俱焚。小说写道:「在满室黑暗中,要有一点点小小的光亮,就足以继续前进。」这个前提是「满室黑暗」,你要承认世间有黑暗,再想办法把破碎的世界拼贴回来,或者接受缺角的遗憾。

李屏瑶善于捕捉细微的、潜藏的、暧昧的、流动的感觉,她写感情不确定时所有的风吹草动,写随着岁月而流逝的风流云散,写感情路上的分分合合、风风雨雨,写游走在友情与爱情的模糊地带,写徬徨于同性或异性恋的暧昧空间,一方面追索答案,一方面寻找认同,儘管时有伤心之处,却懂得循着光线摸索前进。

因此《向光植物》整体调子是轻快的,很多议题点到为止,留白给读者自行填补,而小说是普级的。普级不特指没有床戏,也意指它没有太高的阅读门槛,也没有过于饱满的知识能量,后者我说的是,虽然《向光植物》里人物都可算是文青,也一样提到电影、书和音乐,但显然比《荒人手记》之类的小说轻盈得多。朱天文获百万大奖后,涌起千堆雪,那一阵子,好些同志小说里面的角色,学问都大得吓死人,猛掉书袋,彷彿没读什幺文学书的人不能当同志。

若我们跟着小说角色而伤感而高兴,而担忧而牵挂,就像感情归向一样,就表示喜欢这本小说了。《向光植物》是我非常喜欢的小说。凭直觉,不作弊,同志小说里我最爱这一本。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亿鼎博是什么平台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真人炸金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