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永民边走边跳‧水形派舞痴

发布时间:2020-08-02 编辑: 查看次数:189

蔡永民边走边跳‧水形派舞痴一个婴孩刚开始学会走路就跳着舞的情景是怎幺样的?是趣緻还是奇特?但唯有一个状况是确定的,必须抱持着不怕摔跤的大无畏精神。当Michael Jackson劲力十足的舞步充斥在电视萤幕上,刺激着小小蔡永民的感官,他站着、坐着、趴着、睡着都很自然的踩着舞步,身体细胞无时无刻不在跳跃律动。无师自通,12岁的他已经是独当一面小小的舞蹈家,并且受无数邀请在形形色色的舞台上演出。但这个快乐的街舞者全力的跳着“凭感觉”的无名节奏,学舞初期除了对于“Hiphop”这个名称全然陌生,甚至连街舞基本的入门都没概念。蔡永民,今年30岁、顶着工程系学位、现职是节目策划师、膝盖还带伤病,但还是义无反顾的“违反体能自然”跳着街舞。他对于跳舞没有太远大的抱负和感想,只是单纯热爱,因为全身细胞停不了舞动。看着听着蔡永民绞尽脑汁拼出自己的中文名字,自小到大都没机会接受华文教育的他,却凭着想和来自各地的舞蹈伙伴可打成一片的热诚,硬生生的把华语学了起来。即使这样,华语的表达力还是相当有限,他说到一些词句的“卡机处”连接不下,窘得涨红了俊秀的脸孔。可伴着他“呵呵呵”的笑声,还是没放弃的努力继续说。自小住在组屋区,每到傍晚时分,看着一家家的灯火亮起来,蔡永民就有一个十分美妙且伟大的big dream。“我希望长大以后把整栋组屋买下来,然后把一个个的单位间隔都改装成不同感觉的舞蹈室或者舞台,我要怎幺跳就怎幺跳。”但回到现实的结果是,由于他出生的家庭简单而朴素,作为一个保守传统家庭中的小男丁,基于社会对于音乐舞者的出路或包容力有限,责任感很强的他在迷恋舞蹈之余也不得不为本身的前途打算,割捨。舞动和程式在面对前程之际,蔡永民挑了与舞蹈完全“脱离关係”的工程科系修学。想起来他也觉得神奇,在埋头苦学取得工程系的学位后,他当上学院的相关科系讲师。“但我的脚尖身体无论甚幺时候听着音乐就是很自然的抖动起来,这几乎是先天戒除不掉的瘾。”因此,某一天下班走在路上,心情疲累而傍偟,终于他决定释放自我,让自己的人生重回街舞。他转任工作时间较有弹性的节目策划师,并且在朋友推荐下正式开班,当上街舞导师的同时,也为自己的舞艺再度充电。因为在他开始跳舞的80、90年代,大马街舞的风潮根本不盛,何况专门的舞蹈导师更是“一师难求”,当上舞蹈导师让他弥补了当年的缺憾之余,也是一种对自己舞艺再学习。他笑称由于本身是属于“自然派街舞”,完全没有所谓的窍门技术,只凭着很天然的音感跳舞。“我的每一位学生都是我的导师,是他们重新点燃我对舞蹈有更深切的追求和检视。”为此他在互相切磋方式和国外的资讯中,更深切掌握从内到外挥发的街舞的节奏、跳动、拍子等,如一少年般狂喜的坠入了梦想新世界。达人和舞人蔡永民是“水形派”的舞蹈导师,也就是没固定的形体,贯彻的观念就是:谁都可以跳舞,只要你觉得快乐。他从没在体能和技术上挑惕学生,只会依据各人的体能节奏特点编排舞步,这相对辛苦。这并非是一名聪明舞蹈达人的作风,但绝对是一名诚恳热情舞人的作法。因此在达人和舞人之间,蔡永民选择了舞蹈大同的理想。使他确认满足感和稀有的一次,是他受朋友所托,为社团公会组织的妇女组组员编舞兼总指导,让她们在公会活动上呈献街舞表演。看着逾十人40多、50岁的阿娣们欢乐嬉笑、热闹活泼的齐聚一堂,且学的并非韵律操,而是街舞,想想也实在是他教舞生涯的一大突破。他抱持着宽容放鬆的心情去指导,渐渐地却发现情况并非他想像中的这幺轻鬆。原来这些超龄的学员可以为了一个简单的动作努力练习一个晚上,让他开始对这指导慎重看待。“即使一件再简单不已的事情,当你以十分的用心去做的时候,它所带来的感动何止是百倍万倍。”蔡永民和Moving Force一登入Moving Force的部落格,右上页就有着名街舞导师Ricky Carranza写的语带双关的话语:You dance to express, Not to impress。因此这群身材环肥瘦燕的爱舞之人果然就如这句话一样,尽情释放自己的能量,把年龄、体能、身份等等等抛到九霄云外。有别于一般年轻化的“10代”街舞团体,Moving Force是一个成员年龄最低只有20岁下旬,最高是30岁下旬的街舞团队。这原由蔡永民一手号召组织的舞蹈部队与他的生活紧紧联繫着,他们到处热情鉆动,散发街舞的活力,一路挥舞街舞战士的精神。即使是目前因为腿部伤病而淡出,但他没有用“退出”来形容和Moving Force之间的关係。“我只是一旁暂时休歇的部队战士,虽然不知甚幺时候归队。”他笑说。/SE7EN‧报导:林宗萍‧2009.12.27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赌博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