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不快乐更快乐》:社会不曾正视,那些关于青少年的性别压

发布时间:2020-06-10 编辑: 查看次数:163

《我,比不快乐更快乐》:社会不曾正视,那些关于青少年的性别压

透过这本书中的主角──亚伦‧苏图,一位身处纽约布朗区贫穷家庭的波多黎各裔青少年,我们得以看见一段多数人不会有的性倾向启蒙与探索历程,是如何在一位青少年生命中,与其源自的社会阶级、种族/族裔、居住环境、社区资源产生交织与相互影响。

在我的多年工作经验中,无论是在谘询电话那头听见的、校园演讲时主动向我出柜的,或是主动来参加青少年同志聚会的、经由社工介绍与我接触的同志青少年,都普遍面对着身旁成人认为其「不够成熟」、「心性未定」,积极些(所谓「我是为了你好」)的父母老师,更会透过各种方式管教、控制、施压、甚至施暴,来要求他们变回异性恋。

如此普遍存在的压迫情境,不仅让同志青少年在性少数身分萌芽时,难以看见自身生命的正向未来可能(电视上的同志名人是离自己如此遥远),更吸收了主流社会对同志的偏见与歧视,宿命论地看待自己的人生。书中的忘忧河公司、台湾社会今日仍存在的改变性倾向治疗,便是在如此情境下的产物,也常有老师与社工向我询问:要如何判定其辅导的青少年是同志?是否有可能改变其同志身分?每逢这类的问题听到我耳里,我都觉得十分荒谬:正是社会环境让同志难以接纳自己,但社会环境对製造此伤害生命现况的回应,却是要同志试着改变自己、要生命再次伤害自己?!

面对生活情境带给同志青少年的种种苦难,书中主角亚伦‧苏图最后有了一番新的诠释。而在我的工作场域所遇见的同志青少年们,要如何得以破除主流社会所带来的苦难、发展出对自身同志生命的独特诠释,其实早已不只需要更多正面肯认其同志身分(无论其年龄多大多小)的支持声音,还更进一步地需要陪伴其成长的友善成人,看见每位同志青少年的多样背景,从性别、阶级、教育资源,到族群、城乡地域、疾病与身心障碍……等,都与其同志身分交织而影响其如何看待自己与他人截然不同的生命。

肯定同志青少年的存在早已不够,让同志青少年不因其众多背景差异,而有自我价值与人生发展的巨大落差,是关心同志青少年的我们,下一步该做的事。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667878 618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