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安王唐吉轲德》:招牌写「小偷市场」,顾客以为卖的都是赃货

发布时间:2020-06-10 编辑: 查看次数:679

「小偷市场」出航

我决定将自甘堕落、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打上休止符,并在实业的世界中一决胜负……如此洗心革面后,拚命赚来800万日圆的资金。

暂且用这个开始做生意的意志虽然坚定,但是至于要做什幺的重要概念却毫无头绪。

仔细想想,我既没有任何专门的技术,也没有资格。笨手笨脚,不讨人喜欢。虽然饮食店所需资本小,也容易开业,但说到料理我只会做泡麵,所以不行;没有时尚品味,所以服饰业也不适合;没专门知识与技术,生产业也不可能。于是剩下的只有卖东西了。那幺,卖什幺好呢?

在烦恼不是那个也不是这个的某一天,我不经意地走进几家折扣店(discount store),便灵光一现:「就是这个!」

那时候,折扣店是在各地渐渐开始登场的新型业态,当时主要卖的是「流当品」。不知为什幺,不论是去哪家店,店主对进来的客人都是定眼一瞥,也不招呼,态度非常冷淡。但是反而让我有自信,心想:「如果这样生意做得成,我应该也没问题吧。」

就这样,我决定要卖廉价杂货。因为杂货不仅是非常贴近一般人的商品,也不需要太多的专门知识,只要价格便宜应该就卖得出去……我也有这种外行人安逸的想法。

没有任何零售业常识的我,当然连立地和商圈的概念也没有,没想太多,走一步算一步,就在东京都杉并区西荻洼的住宅区,租下了18坪的路面店铺。

但是这个店铺离车站很远,也没办法停车,再加上不是面干道,现在想想还真是三重苦、四重苦,可说是最不适合销售商品的物件,租金还很贵,一个月竟然要22万日圆(约新台币7万元)。

暂且不管这些,店铺决定之后,接下来就是进货。我和大部分的折扣店一样,打算把流当品当作店里的主力商品。但是,得悉买卖流当品必须拥有回收业者的营业执照之后,只好放弃。依然是走一步算一步,漫无计画。

第二个方法是锁定破产企业要处理掉的倒店货,也就是所谓的出清品。透过认识批发商的友人介绍,我走访了好几家可用现金交易的批发店。但所有的店家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个外行人,对我这个年轻小伙子不怎幺理睬,我几乎都吃了闭门羹。

即使如此,我也没灰心,继续走访廉价商品批发店,终于找到一家愿意卖给我的批发店。「我有这幺多现金喔!」我亮出钱包让他们看里面有多少,他们才答应和我交易。

但很意外的是,倒店货的生意并不容易。照理说,从廉价商品批发店进的货应该很便宜,但是一旦陈列在店头,也便宜不到哪去,连毛利都没有,一点也赚不到。外行的我,之后被这家廉价商品批发店戏弄了很多次。

经过这样的迂迴曲折,我那值得纪念的创业店小偷市场终于出航。那是在1978年,我29岁的时候。

独家的出清品进货之后,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今日的唐吉轲德,说是完全立足在小偷市场的成功与失败之上,一点也不为过。对我来说,在小偷市场的经历成为我的原始体验,并形塑出今后的我。

话说回来,常常有人问我,为什幺名字会叫做小偷市场这种朝自己的招牌涂泥巴的怪名字?

答案很简单,「就是很引人瞩目」。当时是daiei和伊藤洋华堂这种大型连锁店的全盛期,个人经营的杂货店在全国也多得数不尽。在这当中,一间只有18坪的小店若要引人注意,唯有取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店名,别无他法。

第二个理由是招牌的空间很小,顶多只能写四个字,没办法只好这样。

不管怎样,这种个性强烈的店名算是奏效,小偷市场开幕的当天,便涌进热络的人潮。但是卖得好也只有一开始的三、四天,之后就没什幺客人,于是店里一下子就变得很冷清。

那也是理所当然。一开始想得太天真了。「从现金交易批发商进货来卖,应该就不成问题。」要是这种见样学样的外行人商法能通用,这世界岂不是太简单。环顾店内,强调「激安」的商品,并不怎幺便宜,而陈列的商品也不是很齐全,看起来很穷酸。因为没有大批进货的资金,批发店也不会便宜卖我。

就如前述,我被廉价批发商骗了好几次。「如果再加十万(约新台币三万元)给我,明天一大早就送货给你。」听到对方这幺一说,我信以为真,结果钱付出去人就跑掉了……让人咬牙切齿和跺脚的回忆,数也数不清。

有时候,一天的营业额只有2000、3000日圆,这样的话,连店租都付不出来。仅有的全部财产800万日圆,一下子就见底。因为没钱,没办法进货;因为没办法进货,更是没得卖……就这样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这样下去不是关门,就是半夜落跑……」一下就被逼到困境的我,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最后终于想到一计穷极之策。

到底像我这种没钱又没信用的人,没办法用正规的进货方法取胜。虽然晚了些,但我终于领会到这一点。于是我转换战略,开始每天跑大型製造厂商与批发商的仓库后门。那样的大企业,如果从正门进去,对方绝对不会和当时的我做交易。但是,如果从后门和他们交涉,请他们用便宜的价格把停产品、瑕疵品、样品、客人的退回品等必须处分的商品让给我,或许还会得到理睬。最初,顾仓库的欧里桑总是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对我不理不睬,但我仍不厌其烦走了好几趟。

「像这样的东西如何?」

「不介意的话这个拿去吧。」

欧里桑终于开始放出形形色色「有特殊理由的商品」给我。

这些商品的原价几乎接近零。因为在帐簿上早被处理掉,等待着被丢弃处分的命运,所以就算是贱卖,只要有人要就够了。而不需要收据的现金买卖更是受欢迎。

根据这种「需求与供给一致」,简直和免费一样批进来的大量破烂商品,很快就把店给塞满了。整个店变得非常符合小偷市场的形象,来店的客人们看一眼就会发出「哇,这真厉害」的叹息。就这样,我的小偷市场总算可以喘一口气。

即使到现在,偶尔还会碰到记得小偷市场的客人。当时的小偷市场,陈列了10日圆(约新台币三元)或20日圆(约新台币六元)的原子笔和传统款一次性打火机,住在JR中央线沿线的学生几乎都知道这家「诡异的折扣店」,算是非常有名。

因为太便宜了,曾经有客人一本正经地这幺问我。

「是不是因为卖的是赃物,所以叫做『小偷市场』?」

相关书摘 ▶《激安王唐吉轲德》:员工「没恶意的阳奉阴违」,让我决定只请外行人工作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激安王唐吉轲德:18坪垃圾山小店,跃身为7000亿上市企业的魔幻「惊」商法》,光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安田隆夫
译者:林洁珏

实体零售,寒冬将至⁉
日本零售业巨头「唐吉轲德」,
究竟拥有什幺对抗电商的最强武器?

——创始人安田隆夫,写给所有创业青年的经营心法!


就如UNIQLO和无印良品拥有自产自销的「SPA系统」,唐吉轲德也有「批发」与「零售」双引擎的SPA技术——以自家批发商与廉销技术,提供独家货源,创造极大毛利。


「如果有经营不善的分店,请务必让我来帮您!」
唐吉轲德的所有分店均採「问题解决型开店」。安田锁定受困于违约金而仍旧苦撑的的中坚连锁店,主动提议以「共同开店」的方式互利经营。然而,等时机一到,对方倒闭,便能一口气坐拥立地、设备、商品、人力等庞大利益。


安田说:「你愈放手,下面愈替你卖命!」
唐吉轲德式管理採「完全权限委让」和「个店老闆系统」,从进货、陈列、标价,到贩售,全下放给各分店——让工作变成「竞争」「游戏」,而不只是「劳动」。并且检视销售额与经营数值,每半年就加薪、升迁。

唐吉轲德创始人安田隆夫,就是这幺一个敢做「日本人都不敢做的事」的男人。这本创业史告诉你,如何从零开始创业、如何时时刻刻抓紧商机、如何让零售业「活」起来。

《激安王唐吉轲德》:招牌写「小偷市场」,顾客以为卖的都是赃货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APP下载菲律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