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种让人内疚的家庭情绪勒索&八种控制狂父母教养风格

发布时间:2020-06-20 编辑: 查看次数:184

作者:丹・纽哈斯

探究家庭里令人盲目的情感羁绊

在阅读的过程中,本书可能会触动你的「家庭忠诚神经」,导致你觉得自己对父母不忠。虽然很不舒服,但有这种感受是完全正常的。

走出并疗癒受到控制的成长过程,是很困难的工作。要承认自己和父母的缺失并不容易。要做出「如果不是受限于父母,我可能会过得更快乐,人际关係更健康,人生不至于那幺混乱」这种结论也很痛苦。内疚、愤怒、恐惧、伤心和爱,使得亲子关係成为人生中最複杂的关係之一。

在你还没有表达能力的幼年时期就被灌输的忠诚与压抑,可能阻碍你对自身成长背景的探究,即使到了你都已经长大成人多年以后依旧如此。许多人在非黑即白、对错分明的家庭里长大,结果就形成了非黑即白、对错分明的思考模式。

这种思维可能变成一种否认的办法,用来让自己远离伤害,或至少暂时不受到伤害。一旦开始探究过去的痛苦和现在的问题,你就打破了那种否认的模式,如此一来,你可能会产生难过、生气、孤单、振奋、对家人不忠或如释重负等感受。种种五味杂陈的感受可能接踵而至,也可能同时爆发。

与父母切割开来、界定自己的身分认同,是青春期的首要任务。无怪乎青春期是这幺骚乱不安的一段岁月,因为你正处于蜕变之中,挣扎着要独立。然而,在控制型家庭里,青春期却鲜少发生独立这件事。因为控制狂父母往往抓得太紧或鞭策太过,许多在父母控制之下的青少年太忠诚、太困惑、太害怕或太受伤,以致没办法脱离父母。好消息是,到了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或五十岁,我们会有更深层的独立。比起青春期有可能达到的程度,我们会达到更大的平衡与更多的成长。

读着读着,你可能会注意到你的内在对话,像是「不要怪别人」或「一切都过去了」之类的念头,这实际上可能是你将父母所说的话给内化了。这些念头感觉起来可能像在警告你不要再探究下去,但它们却提供了可贵的线索。观察这些线索,你会看到这些声音是如何从过去延续至今,左右着你现在的言行举止。如果你不时觉得「错误」或冲突的感受、疑问和想法排山倒海而来将你淹没,我会说这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幺,而是因为你有了进展。藉由探究矛盾的感受以及你与父母之间的关係,你就能敞开心扉拥抱更多东西,而不再侷限于成长过程中绝对的是非对错。你能从过度控制之下得到自由。

十种让人内疚的家庭情绪勒索

在控制型家庭长大的成人,普遍会在追求独立与修复自我的不同阶段萌生几种顾虑。针对不知该不该重揭家庭伤疤的读者,下列的十种顾虑与因应之道可协助你釐清自己的感受,并决定一下你想挖掘得多深入。

如果你已经做好準备要放手一搏了,那幺你不妨跳过这份清单。后续不管任何时候,只要觉得遇到了瓶颈,你的成长和复原停滞不前,那就是回头省视一下这份清单的时候了。

1.「我欠我的父母尊重、忠诚和感激。他们为我牺牲了那幺多,没有他们就没有我。」

正视不健康的教养方式并不等于背叛父母,也不代表你无视于他们的付出,而是意味着你忠于自己。基于为自己好的出发点,诚实的提出问题,并不是一种不尊敬的行为。如果你来自一个控制型家庭,发展出有弹性的家庭忠诚度可让你看见过去的好坏两面,以及父母的优点与缺失。所谓有弹性的家庭忠诚度,指的是一种不会让你丧失自我的忠诚度,或是一种不是那幺绝对二分的忠诚度。去探究不健康的忠诚观是如何被灌输给你,以及你是如何直到今天都还受制于这种忠诚,既能对你有帮助,也能为你带来疗癒。

2.「万一探究这一切让我觉得愤怒、痛苦、恐惧或哀伤呢?」

你不是非得探究自己的童年不可。这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如果你的童年过得很不容易。然而,这幺做却能让你得到释放。

挖掘过去可能会勾起强烈的情绪,因为这些情绪往往包含了小时候残存的情绪。在你还小的时候,你可能没有充分感受这些情绪。如果你有一对控制狂父母,可能代表他们很害怕被情绪淹没,而这是人之所以想要控制的一大原因。如果你的父母畏惧喜怒哀乐等感受,他们可能会设法避免、改变或阻挡所有家庭成员去表达情绪。

找回你的独立,可能意味着你要与生气、难过、受伤、愤怒、孤单、无依或焦虑等感受接轨。这些感受强烈归强烈,最终总是会过去的。透过检视及拥抱这些感受,你就能强化小时候锻鍊不足的情绪神经。

3.「一切都过去了,旧事重提有什幺好处?」

一开始时,探究陈年往事感觉起来可能只是让日子更难过,但到了最后,这幺做将有助你享有更健康的现在与未来。你对自己的观感可以改变。你与父母的关係可以改变。你可以从瞻前顾后,变成不顾他人反对地做自己。

多年来,我都刻意淡化父母对我的影响。回顾过往,我可以理解自己为什幺会这样。承认他们让我失望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即使我知道他们不是故意的。我藏起自己的需求和脆弱,极力争取他们的接纳与认可,但还是不曾觉得自己被接受了。面对这种挫折的感觉,很让人受伤。最重要的是,我发觉自己就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无力阻止父母的伤害。这一层领悟更是让我悲从中来。

父母对我们竟有这幺多的影响,这种想法可能令人难以接受。童年那个相对无助、相对依赖的自己,也可能令人不堪回首。你可能很怕承认父母搞砸了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养育你。说来惊人,事实上很多人都惯于将那份伤害合理化。而自由有赖于找到一个不偏不倚的平衡观点。

4.「要是在我把这一切想清楚之前,我的父母就过世了呢?」

看着父母日渐衰老、迈向死亡,向来是一件极其艰辛的事情。如果你的父母是虐待狂或控制狂,他们的老去可能会带来各种特别的情绪挑战。

很少人会和逝去的人有着完全圆满无憾的关係。如果在你有机会一吐为快或达成和解之前,父母就撒手人寰了,那种打击可能令人无法招架。但在父母离开以后,你还是可以透过书信、冥想或诗句说你想要说的话。第三部「解决问题」会协助你面对控制狂父母衰老与死亡的课题。

5.「情况没有那幺糟吧!毕竟很多人的问题比我严重多了。」

我所访谈的一位四十岁女性告诉我:「我父母从没打过我,而且他们确实供我吃、供我住、供我上学,所以,比起遭到毒打或侵犯的孩子,我想我没什幺好抱怨的了。」然而,她却受到父母无情的操控。情绪虐待的痛苦就像肢体暴力一样影响深远。一个巴掌、一句侮辱、一个眼神或推你一下,都能造成同样深刻的伤害。事实上,很多遭受肢体暴力的人都表示,最伤人的是言语,而不是拳打脚踢。

你不必被打、被侵犯、没东西吃或没衣服穿,也会有长期的受虐阴影。过度控制、疏忽和残酷的态度都很令人痛苦,而且都是不对的。我会分享各式各样的故事,呈现各种不愉快的童年遭遇,希望你能找到自己,而非否定自己。

6.「我不想当一个怨天尤人的受害者。」

常有人批评自助书和自助团体把我们变成一个无病呻吟的国家,动不动就怪罪别人,却不让自己负起解决问题的责任。没错,有些人确实深陷在受害者的心态里,但以我的经验而言,多数人之所以阅读自助书或参与自助团体,是因为他们在乎自身生命的品质。和在控制型家庭里长大的男男女女合作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最会怪罪的其实是自己,反倒很难怪罪别人,这是因为他们惯于顺从父母的意思而放弃自己的观点。

控制型家庭的孩子受到的训练不是为自己好,而是以父母为中心、为父母好。质疑你的父母、发现你现在的问题与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关,则是一种为自己好的做法——儘管在一开始可能让人觉得很不自在。务必切记,即使父母很爱你,然而他们的控制却让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本书不是要怪罪父母所犯下的错误,而是要了解他们犯了什幺错,好让你不必再承担他们犯错的后果。

7.「我父母只是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最好还是原谅他们、忘了一切吧!」

许多控制狂父母做的是他们认为正确的事,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做法对你而言就是正确的。本书的目的绝不在于报复。然而,依我的经验,在你还没準备好之前就原谅他人的过错,就跟报复一样具有破坏的力量。在第三部「解决问题」中,我们会深入探讨宽恕这件事。

8.「小时候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要怎幺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控制?」

需要疗癒的不是小时候某一个特定的经历,而是在控制型家庭里成长的情绪感受,以及在不知不觉间跟着你、对你的成年生活造成伤害的后续效应。无形中的强大控制往往会形成阻碍,让你看不见过去的真貌。不妨拿你自己的经历和你即将从本书中读到的遭遇两相比对,这幺做有助你釐清自己的过往。

9.「如果我探究这些东西,我的父母、家人或朋友会排挤我或责备我。」

像这样的念头就是一种警讯,说明光是想到别人的反对就足以令你却步。是的,有些人可能不认同你,但独立的一个重点就在于寻求你自己的真相,即便你得不到别人的认同。如果你的父母或朋友因为你想做自己就攻击你,那幺探究这些关係更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

但凭你的选择,探究过往也可以是一个很私密的过程。就算不对父母透露一个字,你也有可能放下过去的限制,得到新的自由。很多人都做到了。

10.「都这幺久了,没有改变的希望了吧!一想到要改变父母,我就觉得无望。」

这种心情反映了控制型家庭常见的思考模式——追求完美与绝对。心理上的改变或许很慢很难,但并不是绝对的。你的父母或许永远不会改变,但你的疗癒却不是取决于他们怎幺做。你的疗癒取决于你自己怎幺做。即使只是小小调整你的感受、行为和关係,都能为你带来很大的回报。

辨认父母的教养风格

在下述的八种教养风格中,几乎所有的控制狂父母都表现出一种以上的特徵。在不健康控制的版图上,这些类型可供你对照出自己的落点在哪里。

辨认父母的风格,可帮助你釐清家里是什幺地方出了问题。还记得在配眼镜的时候,验光师帮你试验各种度数的镜片,直到找到能让你看得最清楚的镜片吗?辨认父母的风格就是要找到一副对的眼镜,好让你看清成长过程中潜藏的价值和主题。把家庭课题看得越清楚,你就越能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个体。

在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身上,你可能会发现下述一种以上的风格要素:

    紧盯型:紧盯型父母深怕孤单的感受,以致让子女被他们的情绪吞噬。他们那充满压迫感的存在,扼杀了子女的独立。在他们的调教之下,子女的身分认同、思想和感受都被迫成为他们的翻版。剥夺型:剥夺型父母认定自己的需求永远得不到满足,他们也不给子女关注与鼓励。他们的爱是有条件的,孩子合乎他们的心意时才能换得他们的爱;一旦孩子的表现不合意,他们就会把爱收回来。完美型:追求完美的父母深怕有瑕疵,极力鞭策子女成为菁英中的菁英、模範生中的模範生。这些父母执着于纪律、名声、权力和╲或完美的外观。教条型:教条型父母不能接受不确定性,他们需要清楚分明的确定感,而且往往会受到军队、宗教、社会、企业等组织或哲学的吸引,因为这些组织或哲学能让他们觉得特别和确定。他们会依据严格的规则和角色模範来养育子女。混乱型:因为受困于自身内在混乱且不稳定的风暴,混乱型父母往往情绪善变、规定朝令夕改、沟通乱七八糟,令人无所适从。利用型:利用型父母绝不接受「输」这个字,或低人一等的感受。他们是把子女吸乾的情感吸血鬼。利用型父母过度敏感,以自我为中心,别人的收穫就是他们的损失,看重自己的结果是导致他们看轻了孩子。虐待型:虐待型父母满腹怨恨,在言语、情绪、肢体上虐待子女,甚至性侵子女。在被激怒的时候,虐待型父母会将子女当成对他们的威胁来对待。幼稚型:幼稚型父母软弱无能、需索无度,鲜少提供子女保护。幼稚型父母自怜自艾,鼓励孩子照顾他们,并且透过角色对调来控制子女。

相关书摘 ►控制狂父母的「十二劣招」:谁在乎你有什幺感受啊?做就对了

书籍介绍

《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如何设定界线、自我修复、终止控制的世代循环?》,橡实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丹・纽哈斯
译者:祁怡玮

为什幺我的大小事,他们都要插手管?令人不寒而慄的见解,戳穿父母是多幺具毁灭性。如何和过去和解,避免过度控制孩子和其他心爱的人?

控制,不是爱,而是父母排除自身焦虑的表现。他们不是不爱我,只是更受困在自己的恐惧之中。

我不能换掉父母,也不能改变过去,但可以不让他们继续操控我的未来。父母已无法改变,我只能改变自己:告别纠葛、设下界线,尽可能和平共处。

十种让人内疚的家庭情绪勒索&八种控制狂父母教养风格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33gvg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