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一下拍两下

发布时间:2020-07-11 编辑: 查看次数:169

旅行与读书

拍一下拍两下

和女儿逛书店、吃饭的中午

女儿匆匆忙忙去上班,彩色手机忘了带。那个手机是我送她的,我送过她三只手机,因为她不太常用手机,也懒得升级。

她和我连繫,我说我送手机去给你,因为我有想买的书,女儿公司楼下有一个大书店。女儿说,好,一起吃中餐。这真是难得的幸福时光。之后我们就一起买书、一起吃饭,她付钱。这样,我就更幸福了。

当孩子们还小时,这是我们假日经常的活动。孩子长大之后就非常少了,各自出国、结婚、生子之后,几乎不可能了。

其实我常常收到出版社的赠书,或是朋友的赠书。但是,我还是要去书店买,多出的一本就送朋友。

因为,阅读本身是最幸福的事。买书又比其他消费便宜多了。

拍一下,拍两下

黄昏时刻,正在街道上等红绿灯。发现一个老朋友的熟悉背影,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拍什幺。我迅速从背包掏出一本刚刚才买到手的新书「旅行与读书」,故意冲向他,并且把书拿着说:「詹先生,我是你的读者,请你签个名。」

他看了书,又看了我,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我肩膀一下。他当然没有签。不久他便和他的儿子詹朴匆匆上了车。这本书有詹朴的序,他称他的爸爸为「年长的室友」。这本书詹宏志献给王宣一,因为书中的每趟旅行都有他们在一起的身影。

这些年我常常和詹宏志一起开会,他见到老朋友习惯的动作都是拍一下对方肩膀。如果握手,似乎有些距离。王宣一走之后不久的一次会议,他见到了我,按照过去习惯拍了我肩膀一下,但是,停顿了一下,我想说一句慰问的话,但是说不出口,他似乎也懂,就再拍了第二下,意思是,别说了,我都知道。我们开会吧。

35年前,1980年初我决定放弃继续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返回台湾,这在当时是很尴尬的事,彷彿是件说不出口的遗憾。因为中美断交,台湾涌现大量移民潮,我放弃奬学金逆流而回,朋友都摇头说,哎,可惜。

可是有一天,在一个聚会上遇到年轻的詹宏志,他笑脸相迎,用力拍了我的肩膀说,欢迎回台湾,一起奋斗。我转身想哭,因为这句话是我当时最渴望的一句话。他可能早已不复记忆。

1980之后,我们总是相遇在不同领域上,包括台湾新电影,包括文学出版。

拍一下,加油。拍两下,非常伤心,但是不能哭出来,仍然要加油。这或许是我们战后世代男人含蓄的动作。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国际真人游戏安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九州体育十年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