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浮沉录(一)‧风光大半世纪‧哀粤剧走入时光隧道

发布时间:2020-07-29 编辑: 查看次数:922

粤剧浮沉录(一)‧风光大半世纪‧哀粤剧走入时光隧道四五十年代的戏台上,灯光一亮,文武生、花旦粉墨登场,台上演员演得入木三分,台下观众看得入神,台上台下,因戏曲(俗称大戏)牵引出浓得化不开的情感交流,演员表现好,台下掌声不断,演员稍有差池,台下老戏迷马上察觉出来,立即不留情面地喝骂:“回去多练几年再来演……” 大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戏曲曾几何时沦为只供神明观赏的神功戏,演的戏演的人依旧,但台下却人事已非,数百名观众算是高“收视率”,数十名观众更是普遍,难怪戏台老倌也感叹:“神功戏,是做给神看的。”话虽带笑,但语气却道尽现今戏剧界的景况;哀,这贵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竟落得如此地步。提起戏曲,部份年轻人脑海中出现的不外是神庙前搭建临时戏台,一群化上浓妆穿上戏服的演员在台上咿咿哦哦地唱着“笃笃锵”的画面,或许他们偶尔会驻足望一望,但大多数情况却是,瞄一眼就走开了。然而,在老一辈眼中,尤其是眼见着戏曲兴衰的60岁以上的老戏迷,戏曲是陪伴他们走过岁月的最佳伴侣。记忆中的那些日子,总是匆匆把晚饭扒进口,或走路、或搭车,挤进游乐场,大过戏瘾,然后带着一颗欢乐满足的心,回家去。中国伶人演戏娱乐矿工马来西亚戏曲早在40年代就开始蓬勃发展,当年大批大批的中国戏曲大老倌名伶纷纷来到马来亚登台演出,成就了马来亚戏曲业最辉煌的年代;当年看戏就好比我们今天到电影院观赏电影,是要购买戏票的,不像今日的神功戏,搬张椅子坐下就有免费戏看。粤剧在马来亚的表演艺术舞台上总算是风光了约半个世纪,直到70年代电视机的出现,电影业的蓬勃发展,后期再有卡拉OK抢滩,外头的五光十色让粤剧风采尽失。从80年代起,粤剧已搬离大舞台,改作神庙喜庆的神功戏,一代人文艺术与时代发展渐行渐远,就将被淘汰。研艺粤剧音乐剧社艺术总监杨伟鸿谈起马来西亚粤剧发展史及未来动向可谓滔滔不绝,目前他正积极进行有关马来西亚粤剧发展的口述历史,希望在未完全被淘汰之前,获得完整的记录。“大马的粤剧在40年代就开始发展,但到了今时今日,粤剧在国内已经风光尽失,只剩下无奈与悲哀。”在40至50年代,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戏曲演员因受到压迫而纷纷逃到马来半岛,而当时一批批从中国南方而来在锡矿场谋生的矿工,白天辛勤地工作,晚上唯一的娱乐就是看戏,因此直接或间接的推动了本地粤剧的发展。来马磨练过回港才会红“当时真的很夸张,来自中国或香港的演员如果想红得发紫,首先就是来马来亚登台磨练,如果没有来过马来亚登台,肯定红不了。“当年锡矿业最兴盛的地方,例如坝罗(怡保旧名)粤剧发展就最盛,观众群也最会看戏。即使是后来任剑辉、白雪仙的徒弟在坝罗登台,也要看她们的功夫深不深厚,俗语说‘手掌拍得响,回去就有运享’,即表示若演出可让坝罗的戏迷接受,那返回香港就会大红大紫了。”当年演剧,靠的就是舞台经验,凭的就是演员资质。当年师父教徒弟,教的只是基本功,上台演出前没有剧本没有排练,演甚幺?谁来演?不到最后演出的那一天都不知道。粤剧演员随时要作好準备,何时被叫到,何时就要粉墨登场。“当年演戏从来就没有剧本,戏剧班主只会告诉演员:演甚幺,你明天就会知道。今天要演出甚幺戏?到戏台前看一看那张早上贴上去的提纲就是了。”提纲,乃是开戏师爷把故事、场次、锣鼓、排场、角色的分配等简略地写在一张纸张上,作提示用。参与演出的演员不知道演出故事的背景,演些甚幺,唱些甚幺?那就自己保重,在台上“执生”了。当时流行于马来亚最传统的剧目有“江湖十八本”,故事包括《四郎探母》、《六郎罪子》、《二进宫》、《孟母三迁》等等,都是当年脍炙人口的故事。这18套都是最基本的剧目,是演员的最基本功课。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统治马来亚期间,日本政府为了展示各个地方在其管辖下欣欣向荣,不惜出钱出米招揽戏剧演员到各地唱戏,催生了马来亚三大戏班:朱家班、梁家班和樊家班。老一辈集体回忆在50和60年代,游艺场纷纷林立,成就了粤剧的另一波盛况,吉隆坡的中华游艺场,怡保的丽都游艺场,都是看好戏的好地方,为老一辈戏迷留下难以磨灭的集体回忆!在游艺场盛行之际,连粤剧界最具代表性的大师薛觉先也曾经来登台演出,赢得一场又一场的喝彩。“当年有游艺场时,一班粤剧演出一演就是好几个月。他们称一台戏为15天,每30个关期也就是等于现在的30天,就会发一次薪水。”在那个年代,吉隆坡的游艺场没有怡保那幺兴旺。此外,如果一个剧团想要到怡保演出,事前就必须先经过金宝这一关,如果金宝的老戏迷觉得你行,那你才行,才有资格到怡保演出。戏迷看得仔细挑出小错在当年,金宝和怡保的戏迷看戏是非常认真且仔细的,如果演员在台上稍有小错,他们马上就会站起来大声指正,演员如果没有真功夫,可能会被哄下台。杨伟鸿披露,懂得看戏的老戏迷是闭着眼睛看戏的,说白了,就是用心来看戏,用耳朵来听戏。“如果锣鼓先下拍子,他们一听,就会站起来指正。演员上楼梯上了7步,下台时如果只用了5步,同样的,他们一看,也会叫出来批评;这个动作完了轮到下一个动作……他们来看戏,也是来磨练演员的。”杨伟鸿笑说。当年最具代表性的游艺场是由邵氏公司策划,他们把一大片空地租下,招聘戏班来做戏,计有粤剧班、福建班、潮剧班,还有马来戏、马来歌台和跳舞舞台,十分热闹十分开心。“戏剧班当中以粤剧最受欢迎,而且门票也卖得最贵。当时有所谓的代理从香港招来演员,配合本地演员演出日、夜场,因为登台时间长,有时登台长达半年,因此公司也提供住宿给工人和他们的家人,也就是所称的外馆。”外馆,是公司在外租个地方,有时是别墅但也可能是殡仪馆,视公司租甚幺地方就住甚幺地方,全体工人和家属住在里头。外馆还提供大锅饭,所有人都在一起吃饭。“外馆地方很简陋,人流也非常複杂,每一家每一户只用个白布间隔起来,我们现在大部份50或60岁的粤剧演员,可能小时候都住过外馆。”七八十年代被电影业取代70和80年代,粤剧戏班已经逐渐被排除在主流娱乐事业外,电视、电影开始抬头,台湾文艺片充斥市场,马来西亚娱乐事业步入林青霞时代!杨伟鸿指出,在70年代还有香港的罗家英、阮兆辉等演员来马登台,但已属于粤剧的“水尾”了,粤剧风光不如以前。在80年代时,只有少数的香港粤剧演员会来马来西亚登台,而演的也大部份是神功戏而已,“还是有一些神庙指定要香港演员演文武生,例如怡保的斗母宫和华都牙也的关帝庙。这些庙宇也是每年做戏做最久的神庙。”现今演员收入相对减少粤剧的没落,受最大影响的莫过于演员的福利和薪金,“在20年前,一个戏班每晚酬金有2000至3000元,可请到40名演员和乐师。现在,物价比以前高涨得多,但每晚酬金同样仍旧是2000至3000元,只能请到20人,有时还被压价,演员的收入相对的就减少了。”20年前的神功戏,会有商家争着出钱赞助还愿,而现在,是神庙本身出钱请戏班,为了吸引更多人潮,一些神庙宁可选择歌台或举办卡拉OK歌唱赛,种种因素导致戏班的没落。陈伟鸿表示,在60至70年代,全马共有约二三十个戏班,现在仅剩5班,计有艳阳天粤剧团、金凤鸣粤剧团、状元郎粤剧团、千秋乐粤剧团和昇平粤剧团,当然,还有一些粤剧团处于冬眠状况,近年来未有活动。90年代业余剧社继承血脉在90年代开始,大马的表演艺术舞台扬起了一股学习和演出粤剧的朝气,这些业余粤剧社团总算为粤剧留下一点血脉。业余粤剧社团是由对粤剧充满浓厚兴趣人士组成,自资聘请粤剧师傅来教导,时不时办演出,虽然有人会说这不过是有钱人的玩意儿,但就杨伟鸿看来,这至少支撑着本地粤剧的后续发展,当中,也的的确确培训出对粤剧真正有兴趣和功夫的业余演员。“根据统计,业余粤剧社团数目并不多,吉隆坡计有23个、怡保10个、槟城及马六甲各2个、柔佛和关丹各1个,全马总人数加起来不上300人。”少人支持大马缺市场重振粤剧需要你我关心,政府更应该大方提供援助,方能让具有人文价值的粤剧源远流长,一代接一代的流传下去!杨伟鸿表示,香港和新加坡的政府都非常努力地保存这精緻的人类文化遗产,反观马来西亚,无论是市场和师资方面,都显得严重缺乏,同时也欠缺政府的支持与赞助。“外界五光十色的娱乐的确也是粤剧的一大挑战,粤剧的表演方式很多年轻人都说要放到博物馆去啦……再加上理解能力下降,年轻人甚至不懂得自己的方言,可以想像,要年轻人看一场戏剧演出,是何等的困难。”推动戏曲,是全方位的配合动作,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见到效果,在这一方面,有关人士就要更加用心及加油了。/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11.29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菲利宾桌面安装版 申博包赢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