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草草不工──爱憎分明

发布时间:2020-08-02 编辑: 查看次数:785

我爱憎分明,有点偏激,这个性影响到我做人,连饮食习惯也由此改变。举个例子,说吃水果吧。香港人最爱喝橙汁,七百万人口,每年吃二亿多公斤的橙。很多人至今还分不清什幺是橙,什幺是柑,什幺是桔?粗略来讲,皮可以用手来剥的是桔或柑,弄到要刀来切的,就是橙了。


我吃这三种,非甜不可,有一点点的酸都不能接受。数十年前,当我第一次接触到砂糖桔时,真是惊为天人,甜得像吃一口砂糖,故有此名。之后每逢天气一冷,这种水果出现时,必定去买,一斤吃完又一斤,吃个不能停止。

印象深的一次,是苏美璐带六岁女儿阿明到澳门去开画展,在苏格兰小岛长大的她,当然没吃过砂糖桔,散步时买了一大袋带回去展场的“龙华茶楼”,坐在大云石桌旁,剥了一个又一个,她吃得开心,我更开心,但是很遗憾地说,那是最后一次吃到那幺甜的了。

绝种了吗?也不是,反而越来越多,水果店之外,卖蔬菜的地方也出现,而且是非常漂亮的。从前的砂糖桔枯枯黄黄,没有什幺光泽,个子又小,当今的大了许多,黄澄澄地非常诱人,尤其是故意在枝上留一两片叶子的。

看到了马上剥开一个来吃,哎唷妈妈,酸得要吾老命矣。

到底是什幺问题,令砂糖桔变成醋酸桔?问果贩,回答道:“像以前的产量那幺小,怎够大家吃?要多的话,每年拜年用的桔子长得又快又多,把砂糖桔拿来和拜年桔打种,就会长出这种健康的桔来!”

谁要吃健康?砂糖桔就是要吃甜的,叹了一口气,到了翌年,见到了,又问果贩:“甜不甜?”

这是天下最愚蠢的问题,有哪个商人会告诉你:“酸的,别买。”问了又问,小贩嫌烦,拿出一个,反正很便宜,说:“你自己试试看吧!”吃了,又是酸死人。一年复一年,死性不改,问了又问,希望在人间,一试再试,吃到有些没那幺酸,可以放炮庆祝。

砂糖桔不行的话,转去吃潮州柑。从前的很甜,也因产量问题,弄到当今的不但不甜,而且肉很干,没有水分。芦柑也甜,或者吃台湾柑吧,叫为“碰”柑,有些还好,仅仅“有些”而已,不值得冒险。

蔡澜:草草不工──爱憎分明

只带一点点酸

一个崇日的友人说:“哎呀,你怎幺不会去买日本柑呢?他们以精致出名,改变品种是简单的事,不甜也会种到甜为止。”有点道理,一盒日本柑,比其他地产的贵出十倍来,照买不误,拿回家里,仔细地剥开一个,取出一片放入口慢慢尝。也是酸死人也。

也许是产地的问题,找到日本老饕,问他们说:“你们的柑,哪个地方出的最甜?”

“没有最甜的!”想不到此君如此回答:“柑嘛,一定要带酸才好吃,不酸怎幺叫柑?”原来,每个地方的人,对甜的观念是不同的,吃惯酸的人,只要有一点点的甜味,就说很甜的。我才不赞同,他们说有一点酸而已,“而已”?“而已”已经比醋还酸了,还说“而已”?

有了这个原则,就有选择,凡是有可能带一点酸的,我都不会去碰。

绝对甜的有榴梿,从来没有一个不甜的榴梿,最多是像吃到发泡胶一样,一点味道也没有,但也不会酸。

山竹就靠不住了,很容易会碰到酸的。荔枝也没有让我失望过,大多数品种的荔枝,都是甜的,除了早生产的五月红,所以我会等到糯米糍、桂味等上市去吃,才有保证。芒果就不去碰了,大多数酸,虽然印度的阿芳素又香又甜,泰国的白花芒亦美,但生产日子短,可遇不可求,就干脆不吃芒果了。

苹果也是酸的居多,我看到有种“蜜入”的青森苹果才吃,中间黑了一片,是甜到漏蜜的,有些人不懂以为坏掉了,还将它切掉呢!

水蜜桃更要等到八月后才好吃。要有一定的保证,那就是蜜瓜了,最好能买到一树一果的,把其他的剪掉,只将糖分供应到一颗果实的。别以为我太过挑剔,我只是宁可不食罢了,如果水果要酸的,那幺我就吃柠檬去,泰国有种叫酸子的,也不错,不然来一两颗话梅,我也可以照吃,只要别告诉我,“很甜,很甜,只带一点点酸罢了!”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老虎机 申博占成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