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秀萍:依他指示行事‧“邱继炳爱控制全家人"

发布时间:2020-08-02 编辑: 查看次数:624

蔡秀萍:依他指示行事‧“邱继炳爱控制全家人"(吉隆坡讯)大马企业大亨丹斯里邱继炳与大马前美姐蔡秀萍涉及26亿令吉赡养费的“大马史上最高离婚诉讼案”第三天审讯,轮到蔡秀萍供证,她直指邱氏很爱控制全家人,她们向来都是按照邱氏的决定和指示行事。蔡秀萍週四在吉隆坡高庭供证时指出,她于1970年与邱继炳结婚后就居住在吉隆坡,直至1980年邱氏才决定将孩子送到澳洲求学,在这10年期间,他们一家大小都待在吉隆坡。“我们全家一起移居澳洲,当时孩子都才8至9岁,我必须照顾他们。”但她坚决否认当初是以“陪同父母”(Accompany Parents)的身份到澳洲。当诉方律师赛勒斯询及她是否拥有符合移民至澳洲申请资格的学历或一技之长时,她愣了数秒后才答说:“我不确定,我没有学士资格,我也没有个人所长。”移民手续皆由邱氏办理她强调,当初的移民手续和永久居留权皆由邱氏一手办理,他们只是遵照后者的指示移居,之后他有定时到澳洲探望他们,因此孩子尚小,而且他们处于陌生环境,5年后他们获得该国公民权,并持有该国护照,但她没有当澳洲为其住家。“后来,因为澳洲的种族歧视问题,孩子们住得不开心,所以我们在1989年移居至加拿大住了20年,但这个也是邱继炳的决定,他一直操控全家人。”她指出,她在1989年至2009年是居住地持有人(Domicile Holder),目前是英国居住地持有人。赛勒斯续问:“是不是有人告诉你,可以透过英国居住权在当地入稟离婚?”她激动回应:“没有人告诉我,我是自然而然获取居住权的,以融入当地的生活。”她说,在2012年10月的英国游之前,她和邱继炳不时以旅游签证到访英国,之后邱氏一人回到大马,她就长期逗留在英国,并每6个月更新签证一次。“当初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才逗留在英国。”但她并未说明发生甚幺事。“2003年至2007年期间我只住在大马一个星期。我的父母已经去世,母亲在生时也是她去探望我居多,我在大马还有两名兄弟姐妹。”她解释,2009年,她曾不时回大马照料在2008年曾一度中风的邱氏。赛勒斯随即提出一个数据,指她在2010年有40%日子在大马,其余60%在加拿大,她赶紧解释是为了与邱氏的医生接触,才频密回马。否认物品留隆住家那些衣已过时蔡秀萍留在吉隆坡优景高原住家的衣服成了赛勒斯的盘问焦点,后者在庭内出示照片,证明蔡氏的衣服仍在吉隆坡住家内,而一直试图与吉隆坡住家划清界限的蔡氏解释:“这些衣服都过时了”。赛勒斯原本先问蔡秀萍是否还有私人物品留在吉隆坡住家,她不假思索地否认,并称其所有物品在她从大马移居至澳洲时一併带走。赛勒斯随即出示吉隆坡住家的照片,显示蔡氏的衣物仍在吉隆坡住家内,大感意外的蔡氏立刻撇清指:“这些都是被遗弃的衣物,而且已经过时了,我只将好的衣服带走,你看,这些衣服都包上塑料袋了。”她继续解释,她来马探望中风的邱氏时,不晓得自己会逗留多久,就带来了3袋衣服。赛勒斯又再出示一封2013年发出的电邮,证明蔡氏曾指示他人将她的钢琴簿及腰带等东西儘快寄回给她,以藉此推翻蔡氏指这些东西都被遗弃的说法。蔡氏再次说明:“我的身形和尺寸已经改变,我是要将还能够穿上的衣服放进行李箱,然后送回英国。”执行邱指示换掉厨房地板赛勒斯出示2011年的数份电邮,里头包括买菜和其他收据,以及指示装修吉隆坡住家厨房地板的内容,并质问:“既然你没有把吉隆坡当成住家,为甚幺你对厨房的地板那幺兴趣?”她急忙澄清:“医生说要照顾邱继炳的饮食,而且他喜欢吃鸡饭,为了煮出一模一样的味道,我看到厨房被搁置很久,许多东西已经落伍,我就要求换掉厨房地板,他喜欢控制事情,但当时他病了,就由我去执行他的指示,这并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她反驳赛勒斯指她把自己当成吉隆坡住家的女主人的说词,并称她只是遵照吉隆坡住家的作业程序和标準行事,尤其邱氏一向注重所有事情有条有紊。此外,她也承认,她和孩子在国外的所有开销,包括医药费用,皆是以邱继炳的马联集团(MUI)所支付,但这一切都是邱氏的指示。另外,当赛勒斯问及她是否在2009年之前切断所有大马联繫时,她强调自己曾在2008年回马照顾中风的邱氏,而从大马移居至澳洲的那一次是她第一次切断所有与大马相关的联繫。“我只有一位朋友在大马,而且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利益,(所以你从2009年就当英国是你的家?)是。”‧2014.11.06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娱乐天地登录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