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借镜幕末维新的日本,想想2020年的台湾──关乎

发布时间:2020-06-10 编辑: 查看次数:262

《思想坦克》借镜幕末维新的日本,想想2020年的台湾──关乎

本文作者为蔡亦竹,原文标题:借镜幕末维新的日本,想想2020年的台湾──关乎你我存亡的最后之役,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借古讽今,从以前到现在都是造反不成的书生在做的二百五事情。但是今天我还是要当个二百五。

中国来了。从宫庙和谣言群组里轻轻地爬出来,撒了满天的假新闻和一堆又大又亮的人民币。2018 年底,挂着发大财和九二共识的中国代理商们大获全胜,也把泛台派阵营打傻了。原来台湾花了数十年建立的所谓民主价值居然这幺脆弱,脆弱到赢不了那种我们当兵时最肚烂的废柴军官型嘴炮攻势。

你不必急着说我崩溃。真正崩溃的才不是选举结果,而是价值观和信任。

国民党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他们是怎幺面对中国这个对我们有极度威胁的国家。结果,大部分的选票选择相信他们,觉得他们只是为了让百姓过好日子,不像民进党整天搞对立意识。对,你赞成国民党的这种说法,然后觉得你同办公室的机车同事最好回家路上被车撞死,完全不会想跟那个烂人共同对抗外面可能干倒你们公司的其他竞争同业厂商。

但是我们讲结论好了,「拚经济」和「发大财」还有「要和平」这种实质上和「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一样,大家都觉得很好但是也都知道根本没那幺简单,讲了也没什幺意义的口号居然管用,管用到让原本坚持台湾价值的阵营们,也都开始动摇觉得是不是开始该往讲干话这个方向努力了。除了干话之外,现在泛台派还有一个新的流行。

一切都是蔡英文干得不好。

鸡讲的,总统她在当的不骂她骂谁。没事弄什幺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同婚法案,搞得「基层」和「绿营支持民众」都不满,这下子不出来跟她选个总统,根本对不起国家社会。

好了。还是来讲个日本故事吧。

上一篇〈理想.现实.萨长同盟〉提到了动乱的幕末时代,希望台湾也能够让两个合而成、分而败的力量结合起来,一起对抗腐败的幕府和入侵的黑船。结果事情发展当然不会像大河剧一样顺利,如果绿白比喻成萨长的话,别说同盟了,现在还分裂成更多个势力出来。神风精神满点的长州就不必说了,其实连看起来比较理智团结的萨摩,在维新成功前其实也发生过很多内斗。其中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号称「藩父」的岛津久光。

岛津久光是萨摩明君岛津齐彬的异母弟。早在年少时就因为自己身为侧室的妈妈而和拥护嫡长子齐彬间的势力冲突,而引发了「由罗骚动」。萨摩藩里不少人才就消耗于这场内纷,最后才以岛津齐彬接位让骚动收场。但是这两兄弟感情却没有不好,明君齐彬英年早逝之后,遗言还交待要把位置交给弟弟久光的儿子岛津忠义。在岛津忠义继位之后,生涯尊敬哥哥的岛津久光就以藩主父亲的身分,开始君临藩政。这位藩父什幺都好,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会把个人的好恶和感情放在很前面。

然后他很赌烂某个人叫西乡隆盛的。

《思想坦克》借镜幕末维新的日本,想想2020年的台湾──关乎

出身低微却是名君岛津齐彬闭门弟子的西乡,对于只是因为儿子当上藩主就成为「藩父」的久光,其实心裏有点看不起,还曾经对着久光的面说他是乡巴佬,想要影响日本国政还未够班之类的不逊之言。这对好歹也是齐彬之弟、前任藩主亲生儿子的久光来讲当然吞不下去,结果西乡生涯被萨摩藩流放了两次,两次都差点送命。这两次流放背后有没有久光的意思在,可想而知。

但是岛津久光让人敬佩的是,他再怎幺赌烂西乡,还是知道这个下级武士出身的人物已经成长到可以左右日本的命运。第二次要赦免西乡的时候,久光不甘愿到连银製的烟管都咬出了齿痕。而且久光一辈子没有忘记与西乡间的老鼠冤,面对后来赞成废藩置县、完全剥夺旧藩主权力的明治政府中央集权改革的西乡,久光一直就称这位自己的臣下为「安禄山」。也就是和中国唐朝故事一样,他把西乡视为身形肥胖、个性奸险的叛贼。

没错,和台湾一样,左右国家大事的通常不会真的是对国家未来的想像或是政策的争执,而是大人间的老鼠冤。只是看来心胸狭窄的岛津久光,虽然一生都没原谅他眼中的背骨西乡,却没因为个人恩怨、或是非我就不行的「使命感」而把国家整锅弄臭。就算是后来藩主权力被剥夺时,久光对于这种重大的背主行为也只是在自己宅邸放了一整夜的烟火抗议。维新成功之后,个性守旧的久光也对新政府上了几篇不合时宜的建言书,然后也理所当然地被架空为没有实权的荣誉职。

但是就在明治 10 年,日本发生了最大规模的内战西南战争。西乡隆盛被不满的萨摩士族们拱为领袖,和他一手创建的明治新政府正面对决。士族们愤怒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明治政府是他们牺牲奉献打出来的,结果政府颁布了一连串年金改革和废刀令、徵兵制等把士族的经济、甚至荣誉都剥夺的政策。这些士族的心情我们也很能理解,因为最近台湾好像也有同样的状况、同样的声音出现。

至于要代入的是八百壮士讨年金,还是另一个同室操戈,就不要让我再得罪更多人,大家自己判断了。对岛津久光来说,一边是夺走他旧藩父特权的新政府,一边是他憎恶一辈子的背骨旧部属。这场发生在久光旧领的内战,双方都极为担心久光到底会投向哪一边。而且,就久光过去极会记仇的纪录,担心也是刚好而已。

结果光久採取中立立场,跑到樱岛火山附近避锋头去了。

想到这段故事,再对照一下最近的台湾局势,就不禁让我感叹万分。以鸡仔肠鸟仔肚闻名、就人物格局来讲远不及西乡隆盛的岛津久光,在几次历史的关键分歧点,却都作出了以大局为重的重要决定。其实日本幕末的政治和台湾今天的政治也没有什幺太大差别,就是看起来好像都是在争国家存亡和未来方向,但是其实背后藏了许多大人间的恩怨情仇,有时候发动全国性的战争,只是因为一边的大人对另一边的大人不爽和老鼠冤而已。

2018 被亲中势力血洗,但是像台北市如果绿白双边相加,远超过另一位卧薪尝胆二十年的苦命蓝军。

当然,在走向维新的过程中不是没有权力的算计,像「最后的将军」德川庆喜就是个中能手,岛津久光也在幕末硬是杀了自己数十人的冲组藩士,只为了争取朝廷和天皇家的信任。不过他们和台湾政治人物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自己的权位真的危及到国家、扩张自己的慾望、甚至不爽的时候,他们会把自己放在第二位,去完成自己应该有的历史定位──

不要怀疑,如果国家真的亡了,最惨的才不是这些檯面上叫得出名字的人,而是那些为了理想和使命奋斗的中级菁英和基层志士们。夹在美中两个强权之间的台湾,立场绝对不会比幕末面对列强的日本好到哪去。就算你觉得这两国是在喊芭乐拳,你都不该轻率地想要首鼠两端。因为如果玩得不好,虽小的不会是你们这些大人。日本幕末的大人们手里掌握着日本的未来,但他们在作决策时,不会只想到自己──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日本亡于外国势力,自己这些旧达官显贵的生活是能差到哪去?他们在意的,是自己手下千千万万的部属、甚至人民。

而且最重要的,他们承担起责任,而不是整天拿百姓啦部下们的生活啦出来嘴。今天不管是蔡英文、是赖清德、是柯文哲,他们可以决定台湾的未来并不是因为像封建时代的天命或是世袭,还是什幺众望所归之类的圣人名君理论。他们可以站出来,是因为底下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人民们的期待。

当然,我们都不是政治工作者,一般人不会知道他们间到底发生了什幺长长短短。但是我们也都知道,既然是人,就会有恩怨,就会有利益冲突。但是这些人如果要把个人恩怨放在第一位,然后脑冲作出任何不利台湾的决定,结果输给了空口嚼舌的三流买办,那最后承担的可能会是台湾全体,但绝不会是这些目标明显的领导人们。

选总统很爽我知道。但是选总统应该要伴随的牺牲觉悟和大我意识,也希望这些有机会竞逐大位的人士们思考一番。2018 教训就在眼前,我身为一个造反不成的书生,也只能借古讽今当个二百五了。大人们底下都有一群为了头路在拚命拱自己老板出来拚拚看的「专业人士」,很多政治冲突也是因为这些专业人士的慾望、恩怨製造出来的。

选举是种很有趣的游戏,因为这种游戏表面上都是理论的对决,但私底下根本都是人和人的问题。对一般民众而言,就把这些归类成蓝绿恶斗、甚至加上白也没有关係──红的跟蓝的那种发大财的我们就不提了。毕竟民主时代,我们都有用选票参与这场游戏的权利。但是 2020,我们真的需要好好思考、谨慎看待了。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