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聪天使(3)开启失聪儿声音世界坚持到底奉献一生

发布时间:2020-07-01 编辑: 查看次数:313


50年,人生的大半辈子,邱淑楣却直接“跨越”平凡人的平凡慾望,从20岁开始只设定唯一的一个人生目标:如何让失聪的孩子听到声音,让他们开口说话。或许你会说,怎幺可能?聋子就是聋子,哑巴就是哑巴。但50年来,她以行动证明了,聋子还是可以做到声音的启发,像一般人一样流利顺畅的开口说话,绝对是可能的事。她,曾经只是一名普通学校的英文老师,因为一个全新的领悟,就此走上一条无私又不平凡的道路。她不仅在聋哑学校服务30多年,且成为校长,之后为了帮助更多的聋哑人,她选择提前退休,捨弃高薪高福利,无怨无悔地到YMCA聋哑中心当奉献当义工。50年前,邱淑楣原本只有一个单纯的理想,即像妈妈一样,做一个敬业乐业的老师,把自己所懂的都培育给下一代。1957年,她一步步圆梦,不久后进入一所普通学校担任英文老师,原以为从此这样一直走下去,却没想到,短短的5年间,她有了一个全新的领悟,认为人生不应该这样过,于是她忽然踩下紧急剎车,重新把自己的人生做了一个大转折。“5年来,我有太多的感受,比较起其他轿车接送的名校孩子,我校的部份孩子真是命不如人,天天走路上课,没钱买课本不说,有时有鞋没袜的,艰苦上学,因为没有受到较好的照顾,他们的鞋袜还常会发出一股股臭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偶尔自掏腰包买一些书本用品给孩子们,但面对一些反应较慢,需要特别去关照的孩子,她却往往爱莫能助,她不禁自问:老师真的是自己想走的路吗?她一天比一天的更质疑自己的工作。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最终,我有了一个领悟,这世上有更多更需要我去帮助的人!5年后,在符合资格后,我毅然申请当聋哑学校教师,希望把自己的理想进一步扩大,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经验。”会选择聋哑学校,邱淑楣说,那是因为当时在槟城就只有一个选择,她接受了一年的训练之后,便决定进入聋哑学校,正式走进了全然陌生的无声世界。培训一年中,她学习的重点有几项,包括:聋哑儿童心理学、听觉障碍各技能(声音的醒觉)、发音、手语及唇语;而进一步接触无声世界后,更让她发现,原来聋哑孩子并不是完全听不到声音的,也并非发不出声音,不过就像近视人脱下眼镜一样,一片模糊,却还是看得到。“但是,每个失聪者接收到的‘频率’不同,对声音的反应也不同,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启发他们对声音的醒觉,越早就越好,我甚至曾经尝试过、并成功发掘一个9个月大孩子的声音。”她回忆说,她当时要那孩子的父母尽量与她配合,每天在孩子耳边泡牛奶、唱儿歌、播音乐,一有机会就利用各种工具或动作发出声音,比如在关门或开启摩多时,让孩子去留意或感受不同的声音,只要能发掘孩子对周围声音有反应的部份,就对孩子的帮助越大。想尽办法教育失聪儿因为了解到声音启发对聋哑儿的重要性,所以聋哑课程里也常有敲击音乐这部份,就邱淑楣个人经验来说,只要不放弃,父母和老师一起携手努力,很多时候失聪儿还是可以达到声音的醒觉。至于拼音字母的发音部份,虽然难度不比启发声音高,但毕竟在听不到的情况下,因此失聪儿的发音还是不比平常人準确。1996年,邱淑楣为解决这方面的问题,特地还到中国上海聋哑中心“救助”,但结论是:“这是至今仍没办法解决的事,中国一样出现相同的困扰。”她说,学会拼音是基础,帮助他们学拼音,必须设计一些直观形象的教具,调动孩子的各种感官功能,才能掌握拼音的正确发音。而多久才学会发音则因人而异,她一名反应很快的学生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上手了。“和聋哑人士沟通时,一定要三者同行:手语、唇语和发音;同时,他们在与外界沟通时会显得特别的敏感和偏激,一般人在说话时若没有用手语向他们解释一番,他们必会多做猜测和误解,这也是和聋哑人士相处时要多留意的细节。”无条件为失聪儿付出在聋哑学校服务了30多年,后期的邱淑楣更被委任为校长,然而,因1990年一个邀请,她毅然抛下所有的身份和丰厚待遇,义无反顾地提前两年退休,对当时的她而言,“光荣退休”这个金环,她一点也无所谓。“我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当时槟城青年基督徒中心(YMCA)有意开创聋哑自助中心,希望借助我多年的经验来一起实践它,我觉得这个计划非常有意义,况且我目前单身寡人一个,无牵无挂,所以二话不说就马上答应了。”1990年,非营利的YMCA聋哑自助中心正式成立,邱淑楣以义工身份无条件地为所有的聋哑孩子“开音”、“开声”,为许多不幸的孩子创造更多的奇蹟。“我现年70岁,还是每天都风雨不改地尽我的能力去帮助有需要的人,这样的人生,我真的觉得很满足,我认为我已尽了社会应尽的责任,与孩子相处互相扶持数十年岁月,感觉我也永远不会变老,哈。”坚信聋哑儿的未来不黯淡曾经有一名聋哑初中男生,让她好气又好笑,但最终也因为他,让邱淑楣觉得她的责任更重大。“那孩子常有偷窃习惯,我在别无他法之下,唯有悄悄地进行一次家庭拜访,结果这一趟,让我决心要把这孩子从深渊里打救出来。”她说,孩子家境实在非常穷苦,大清早走到他那又窄又小的房间时,发现连一盏灯也没有,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也难怪孩子会误入歧途。“回到学校后,我每天都在想办法解决孩子的问题,后来终于给我想到了。我把孩子安排到学校宿舍来,除了改善孩子的生长环境,另一方面,也方便我随时监督他。”没想到,那孩子来到学校宿舍后却“另起炉灶”,“经营”起赌局来。可是,最叫校方纳闷的是,不管用尽什幺方法,还是无法从他身上找到任何“证据”。“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根本没有所谓的“证据”,孩子是用地球课以页数方式来当赌注工具,真是气坏我们了,你说那孩子有多聪明?”那天之后,孩子就被下令每天定时往邱淑楣办公室报到,她每天都和孩子讲道理,不管他有否听进去,她始终希望有奇蹟的出现。“3年后,孩子到新加坡发展,几年不见,一见面却让我认不出他来。”五六年后的某一天,孩子主动出现在她的办公室,不管是谈吐或性格,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据说在那发展得不错,有一份不错的职业,也结了婚。”她非常欣慰,更庆幸当初自己并没有放弃这个孩子,也相信只要好好把握,聋哑孩子的未来不会是一片黯淡。聋哑儿性教育•难度高对邱淑楣来说,让聋哑孩子发音并不是一件难事,但谈到聋哑孩子的“性教育”,她坦言,难度蛮高。“YMCA聋哑自助中心曾经主办过类似讲座,但最终还是没有具体效果,要把正确的性教育观念传达给单纯的聋哑孩子,的确是很头痛。”虽然她主攻发音及声音的启发,但在面对这样的课题时,比如间中帮忙宿舍内的小学生洗澡时,她就会趁机让他们了解自己身体上的结构,并不断地提醒女生要懂得保护自己的身体。“只要父母全力和我们配合,多参与我们的辅导班,大家一起找出一个适当的方法,我相信问题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副刊•报导:林春莲•2007.12.05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suneb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管理网登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