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生命》的导演遇见生命的导演─吴乙峰

发布时间:2020-07-11 编辑: 查看次数:178

十一月22日上映的纪录片《秋香》,导演是曾拍摄921纪录片《生命》的吴乙峰。2004年,《生命》创下了纪录片上院线的票房高峰,但吴乙峰的生命却走到人生幽谷。

拍过无数人生命纪录的吴乙峰,在人生低谷时,自己也成为纪录片的主角,只是这部片无法由他主导,操刀的是世上每一个人的生命导演─耶稣基督。吴乙峰这位拍《生命》的导演,就在人生低谷时遇见这位生命的导演。

 

希望导演有天能信主

以下是访谈时,吴乙峰侃侃而谈他的信主经历:

我在宜兰头城长大,从小家里是拜拜的,而且拜得很凶,要读大学时,妈妈就叫爸爸带我去头城的每一间庙拜拜。自己个性从小就很敏感,对于死亡、悲伤、受苦的事会有特别感受。

因为前面有位姊姊在童年过世,我出生后就被认真呵护着,像是被要求不准去游泳,所以个性也很反叛,一直想证明自己可以做些事情。

出社会后,拍《人间灯火》时已认识很多基督徒,但觉得自己聪明吧,读了很多哲学的书,心里很刚硬,觉得信仰这件事不可能。记得那时刘民和牧师会带我祷告说:「希望导演有天能信主」,心想因为拍片只好跟着闭眼睛,但其实心里面是没有相信的。不过,我一个人心情很不好时真的会祷告,可是还不知道祷告的对象是谁。

拍完《生命》后,自己的状况陷入人生的低潮跟幽谷,在不知道怎幺办时,太太叫我去看心理谘商医生,也有很多朋友陪伴,但最主要是去找陈雅芳牧师,她像我生命中的姊姊,可以把所有事都跟她吐露。

有一天,她跟我讲说:「到教会来吧!」那天晚上就觉得很舒服,心想是因她了解我,而「到教会来」这件事,好吧,就去吧。

 

上帝用生命电影给我看一遍

刚来到教会,自己真的是很刚硬,觉得聚会时你们都讲这种东西(听不进去),牧师信息讲一讲,还想说应该帮牧师写个剧本(会更精彩)。那时我都坐在教会后排看报纸,不过听诗歌、跟雅芳牧师聊聊、会后一起用餐,觉得教会是还可以去的地方。

可是,神就是这幺奇妙。有一天主日,雅芳牧师刚好外出服事不在,台上牧师说:「今天神要医治从小心灵受创伤,或生命过程受创伤的人」,心想你们又来了,怎幺会有人走出去,感觉很丢脸。

但当牧师再说:「我们站起来为这些人祷告」,我非常记得当时情景,因为自己觉得「我才不会去咧」,但整个人却像是有电流一样,叭!自己就往前走。我想往后走,却一直往斜坡走下去,没办法停止,而且就跪下来。

那几秒钟,脑海画面瞬间浮现从小到大的自己,想到自己生命的状态、情感、在幽谷里的恐惧,以及与父母亲关係…咻!很快釐过一遍。我的眼泪就一直掉,但整个人觉得好舒服,很warm,很温暖,因为你知道你没有害怕了。

也因为从没有这种举动,怀疑是自己体质过敏吗?就打电话给雅芳牧师。牧师给我的回覆很平安,因此我跟她说:「我要受洗」。

我这幺刚硬的人,上帝还要用真正的生命电影给我看一遍,让我经验到祂,「上帝都会拍纪录片」!

 

孤独是你跟宇宙的关係

我在2007年复活节受洗,从那天起就知道说「我既然要相信,就信到底,不再反悔」。相信天父、因信称义也解决我童年到大的疑问:小时候觉得自己很「孤独」,不是「寂寞」,因为我有很多朋友,寂寞是人跟人的关係,但孤独是「你跟宇宙的关係」。从小在海边长大的我,总觉得宇宙里有一个你不知道的东西,我的宇宙上有一个洞,从来没被填补过。直到我相信造物主创造了宇宙,祂是三位一体的真神的时候,我心中的洞就被填补了。

不过,我不想变成基本教义派的基督徒(过度律法主义),希望自己作的是「学神的人」,所以拍的东西不想要说教,因为这是我的生命经验。

 

终于了解生命背后力量来源

信主后,神继续在磨我,把我过去生命中的高傲、一直想证明自己的部分磨掉。祂让我发现自己那时拍的东西其实是有目的的,想证明自己、想控制、有意图,因为自己已经有技术了。但上帝让我学习「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圣经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b)。

受洗几个月后,雅芳牧师邀我去拍宣教士的纪录片,那时只是抱着想帮她,好吧,就拍一拍吧。心想20天就给它拍完,不要浪费时间(因为资源有限,怕花太多钱)。

但到马来西亚住在秋香家的第一天,就感觉很不一样。看到小儿麻痺的秋香,发现「我看似刚强,其实残破软弱不堪;她看似软弱,其实刚强!」

尤其第二天得知我爸过世,心里非常痛苦。那天晚上我就祷告,做梦梦到我爸在天堂,给我的心安定下来,就把它拍完,也更多接触了解他们在马来西亚的事奉。雅芳牧师一直等我受洗后才带我去拍宣教士,因为她知道受洗才能了解秋香他们背后「有一个那幺大的力量」。

 

人人来当秋香

拍《秋香》,让我学习信仰的功课,自己经历神的带领。拍完后,我的剪接很慢,因为是在剪别人的生命故事,不可随便。当我剪到一半时,有一天就觉得这部片会不一样,搞不好会上戏院。

现在,我希望更多人能看到这部片,是因为想要「人人来当秋香」,这片子最重要是最后一个画面,传递「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圣经罗马书八章28节),「如果没有玛喜乐当年到台湾;如果秋香不是小儿麻痺;如果如明不是福音戒毒成功;如果没有刘侠设立伊甸基金会…任何一个如果没有的话,都不会有秋香」,因为上帝安排的许多如果,而把「爱」传出来。

其实我在剪这片子,里面每个人对我来说都是「秋香」。我觉得秋香就是在秋天萧瑟、郁闷、沮丧、愁苦的夜晚,上帝将难过的事淬鍊成新的力量,而散发馨香之气。

 

我生命导演是造物主

我在片子最后写的称谓不是「导演」,而是「作者」,一方面拍纪录片不是导演,另一方面,这部片真正的导演是「造物主」,祂也是我生命的导演。

 

相关报导

吴乙峰、陈雅芳成立晨光影像 培育纪录片人才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55现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38体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