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18万 渔民抢雇武装佣兵抗海盗

发布时间:2020-07-16 编辑: 查看次数:425

月薪18万 渔民抢雇武装佣兵抗海盗

从民国九十八年起,由于索马利亚海盗愈来愈嚣张,导致我国远洋渔船不敢出海作业。台湾区远洋鲔延绳钓渔船同业工会理事长谢文荣指出,目前台湾的远洋鲔钓渔船有一百五十余艘,每艘船一年渔获量产值大约一亿元,过去几年,几乎所有的渔船都在港内休息,别说渔民或船东,光是卖鲔鱼赚的外汇,政府至少损失三百亿元。

渔业署统计,业者引进斯里兰卡的民兵担任海上保全后,这十个月来,只要有聘请保全的渔船,没有一艘遭受到海盗的袭击。但是,目前渔船武装保全自卫的案子还搁置在立法院,谢文荣忧心地说:「立法院现在还迟迟不三读,平白的让这些到手的外汇流失,而且光是高雄前镇渔港,就有好几万个依靠远洋渔业生活的家庭面临断炊,大家都不知道渔民的辛苦。」

「我们的政府永远只劝我们不要到印度洋海域作业,别自己惹麻烦,但是,却无法照顾我们,甚至帮我们找出路,最后渔民只能自立自强,自己寻找活路。」高雄前镇渔港的渔民无奈地谈到目前的状况。一名高雄船东说:「台湾拥有数量最多的远洋渔船船队,占了全球远洋渔船及渔获量的七成,但这几年出船的数量反而最少,问题就在没人保护,大家不敢出海,渔船被挟持没关係,船员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两年来,东非鲔鱼产量增多,我国远洋渔船又重拾往日雄风,纷纷抢进印度洋作业,许多渔船船东为求自保,私下透过仲介公司,远从斯里兰卡雇请武装民兵,随船担任保全,让海盗有所顾忌而不敢轻举妄动。渔民伤心的是,当渔业署及交通部已经正式立法开放商船及聘用武装保全之际,渔船的法案还躺在立院,业者为了生计,早已经走在前头,两年多前就透过人力仲介业者,开始雇用武装民兵,但渔船业者至今只敢做,不敢说。

三人一组荷枪站岗

本刊调查,全台湾只有一家仲介斯里兰卡民兵的国际仲介业者,该业者为新加坡华裔人士,专门替远洋渔船业者仲介斯里兰卡民兵。业者私下透露,这些民兵都是凶狠剽悍的「塔米尔之虎」。由于这门生意在国际上市场很小,业者坚持不受访,仅低调表示,雇请佣兵目前还是一个刚起步的独门生意,目前高雄及屏东籍或是权宜船,将近七十艘远洋渔船,都是透过他们仲介「塔米尔之虎」上船。

业者表示,这是一个公开的祕密,渔业署其实也很清楚。业者说:「民兵其实不便宜,一般至少要五百吨级以上的低温鲔钓渔船,雇用民兵才合成本,我们也等于是国际保全公司的台湾代理商,当业者有所需求,我们
就会替他找人。」

业者说,为了考量成本及执勤方便,「佣兵都是三人一组算,每个人的月薪至少六千美元(约十八万台币),武器及弹药都由受雇的保全自备,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一挺轻机枪和两把AK47步枪。有些佣兵甚至还拥有和海盗相同的火箭弹。」

武装保全採取二十四小时轮班,站岗的地点在船只最高处,并且架设有机关枪,一发现异状,三名武装保全立刻会荷枪实弹进行防卫部署。「在斯里兰卡,有许多当初被政府军收伏的民兵要找工作,大家聚集在港口附近待价而沽,我和对方联络人下订后,渔船出发前往东非海域时,就会中途在斯里兰卡接民兵上船,展开一年到三年的远洋作业。」仲介业者说。

一名任姓船长就表示,在东非外海有所谓的禁渔区,大概距离索马利亚海岸两百海浬处。这个区域内经常发生海盗挟持事件,作业时只要误入禁渔区,就常引起海盗追逐。任船长无奈地说:「光是一条延绳一放下去就是一百六十公里长,有时候水流不小心将延绳沖到禁渔区内,如果不想办法收回,连鱼都没得捕,但要进去收又得要提着头去,如果没武力做后盾谁敢去冒险。」

年花六百万雇民兵
今年以来,在东非海域就发生几起台湾渔船同时遭索马利亚海盗追逐事件,刚好这几艘船都雇有民兵在船上。船长形容,海盗通常是三到五人一组,驾着快艇接近,当他们看到雷达上有小光点快速朝自己接近时,船上的民兵立刻到船舷边警戒,另一人则扛着机关枪到船舱上头架好,趁着小艇还未到危险距离时就向船头开枪进行驱离警告。

「这些海盗一看到有人对他们开火,都很识相地马上掉头离去,转而寻找另一艘渔船下手,不过,这次他们都踢到铁板,也知道我们的火力和人数比他们多,只好放弃打劫念头,渔船都安全逃离。」

雇用民兵随远洋渔船出海作业这件事,在渔业界大多人绝口不提。主要原因是,司法单位担心有船员或船东私藏军火,因此好几次都大批人马来到渔港,要求船东让他们到船上清舱检查,造成船东困扰,而且出港时报关也因为必须详细检查而浪费时间,所以乾脆对外宣称没这回事。

一名船东还强调,这些民兵比妈祖还有用,所以到船上后都备受礼遇,除了月薪是一般外籍船员的八到十倍,一天还有五公升的淡水可使用,一般船员一天只有一公升,由此可知佣兵的重要性。为了安全起见,有部署武装保全的渔船,内部都设立专属的武装保全室,提供武装保全放置枪枝、武器及睡觉、休新闻息等活动空间。

船长还要防止其他船员有不法意图,所以武装保全室不与其他舱室连通,完全独立,房间还可以上锁,空调设施也是独立运作,刻意与船员分隔开来,避免武器被拿走用来犯案。船东说:「一年雇用民兵的费用约六百万元台币,但被劫走一次,可能就损失上亿元,还要加上数千万赎金,当然是雇民兵较划得来。」

见不明船立即开火
远洋渔船多年来在屡遭海盗挟持阴影下,现在在印度洋作业简直就是「杯弓蛇影」,看到影子就开枪。前年自家渔船遭到索马利亚海盗挟持,靠着船员击退海盗自行成功脱逃的船东刘万天说:「自从我们雇用了斯里兰卡民兵后,我都要求船长,只要有不明国籍船舰或不愿表名身分的船接近,一律先开火示警,这招很有效,好几次海盗一看到我们开火,立刻调头离去。」

但是,长期处于紧绷情绪下,很多船长及船员,只要看到雷达银幕上出现船只,立刻神经紧张起来。刘万天说:「不久前,我旗下两艘渔船在赛席尔群岛附近作业时,其中一艘看到友船在附近,想过去打声招呼,但另
一艘船在雷达上看到友船船头对着自己而来,吓得船长立刻用卫星电话打回国内大叫,海贼又来了啦!」还立刻叫保全站上船头準备射击。

对方也以为认错船,也打电话回国内喊着说碰上海盗。在双方都极度紧张下,两艘船的保全开始互相对鸣枪,最后两边都害怕地同时调头逃离现场。经过刘万天一一确认后,才发现是乌龙一场。

不敢出港损六十亿

鲔鱼工会理事长谢文荣说,虽然雇用武装保全会增加成本,但是,能够保障船员生命安全,船员就能专心进行海上作业,增加渔获收益,一般来说还是划算的,因此多数船东都同意雇用武装保全。

不过,谢文荣话锋一转说:「政府也应该以渔民生命优先为考量,尽快在立法院通过渔船武装防卫的相关法令,甚至能合法雇用我国国民上船当保全,一方面扩大就业,一方面也能满足渔民需求。」主因是最近这些民兵已经纷纷要求船东付更多的薪水,导致有些渔获量较不好的渔船成本增加。不过,碍于这些保全工作只有斯里兰卡民兵能胜任,没有他们也难以出海作业,目前双方还在讨价还价当中。

前镇渔港也因此有六十余艘渔船无法出港,谢文荣感叹地说,一艘一亿,六十余艘就是六十几亿,政府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钱给外国赚去,难道都没有感觉?谢文荣强调,只要渔船武装自卫立法一过,鲔鱼工会会想办法雇用国内的保全人员上船,这样就可以降低渔船船东的成本,一样可以两相得利,毕竟靠着远洋渔业周边就业链生活的人实在太多了,绝不可轻忽。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sunbet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