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马‧登嘉楼 “蓝”得的体验

发布时间:2020-07-24 编辑: 查看次数:375

玩FUN大马‧登嘉楼 “蓝”得的体验站在东海岸的沙滩上,面对一望无际的南中国海,我的心情异常激动。登嘉楼拥有长达225公里的海岸线,都是这种细白沙滩和清澈见底的海水。浪漫的人们在沙滩上放鞦韆,行车人感觉疲倦,下来面朝大海蕩蕩鞦韆,倒是一种另类的放鬆。

特约:冯彬霞


很多外国人并不了解,甚至误解大马,很多传闻(包括一些传统媒体的报导)并不是实情。

所以,不少外国人只知道大马是穆斯林国家,却不知道大马是一个如此开明和包容的穆斯林国家。

我从哥打峇鲁沿着东海岸的3号公路开往瓜拉登嘉楼,这一路上,我眼前一直闪现的,都是华人的猪肉摊和马来人的海鲜摊那和谐画面。我为何感到如此震撼?那是因为传闻和我亲眼所见反差太大了。

我曾在土耳其工作和生活了大约一个月,土耳其号称是世界上世俗化最好的穆斯林国家,且政教分离,生活作风非常欧化。

在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时候,人们不会感觉到明显的宗教约束。土耳其的女烟民特别多,女性的着装和行为也较为欧化。

儘管如此,我在那一个月里,连一片猪肉的影子都没见过,更别说能自由地吃到猪肉。那段时间正好是斋戒月期间,伊斯坦布尔的一些餐厅,白天也只是提供打包服务,不允许在餐厅内就餐。同样的情况,我在吉隆坡从没遇见过。

包容成为大马瑰宝

土耳其禁酒的概率也比马来西亚高很多,很多餐厅不提供酒,大部分超市和市场也不售酒。我在土耳其从来没见过有销售猪肉或猪肉製品。

我还去过迪拜、阿布扎比和沙地阿拉伯等穆斯林国家,这些地方的世俗化与对不同宗教文化的包容,根本无法与大马相提并论,沙地阿拉伯在近期才允许女性开车。大马人从小生活于这个环境里,习惯了这种包容,也许理解不了我这个“外人”这种感动。

而我,正是因为有比较,才能感觉到大马的难能可贵,所以,我把这些见闻如实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看到大马的特别之处,让这种正能量得到传播和延续,这也是我行走马来半岛的目的和意义。

玩FUN大马‧登嘉楼 “蓝”得的体验哪怕是在黑夜,似乎掩盖不住天空的蓝色。

唐人街大开眼界

东海岸的道路情况要比西海岸差一些,从哥打峇鲁到瓜拉登嘉楼行车距离是160公里,我却花了将近3小时,如果是在南北大道上行驶,已经差不多能从吉隆坡开到新山了。

到了瓜拉登嘉楼,我便有一种错觉,仿彿自己已经离开大马国土,来到另一个国家。

为何我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我漫步在瓜拉登嘉楼市中心,试图寻找答案:是因为那些大大小小的清真寺吗?是因为那些在街上行走的马来人吗?还是因为街头那些充满北非风情的建筑?其实都不是。所有我罗列的因素,我分别都在马来半岛西海岸见过,所以并不会感觉太惊讶。

有趣的是,带给我这种感觉的,居然是瓜拉登嘉楼的唐人街。我不是第一次在马来西亚看到唐人街(中国城),但在整个西海岸,我从不觉得唐人街有什幺特别之处。在华人和中餐厅随处可见的情况下,谁还会特意想着要去唐人街?

至少,在吉隆坡生活,我极少会想到要去唐人街。吉隆坡的文化氛围,让我感觉整座城市都是一个“唐人街”。如今吉隆坡的唐人街(茨厂街)里,华裔经营者反而不多,逐渐被来自尼泊尔和缅甸等国的外来淘金者代替,那里早就失去“唐人街”的真正意义。这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大马特色。

这个国家,三大民族均是这片土地上的居民和公民,这和欧美国家的华裔不同。华裔在欧美国家,大都是近代新移民,少有像大马华裔这样,已是大马的几代公民。而且,华裔在这些国家属于少数族群,传统上,中国商品和商家都集中在中国城之内,因此,中国城在这些国家显得特别。

登嘉楼95%的居民是穆斯林,华裔在此州所佔比率较小,唐人街在这里就像中国城在巴黎一样,显得地位特殊。这是我在马来半岛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觉到唐人街的凸出和特别。

在之前行走过的9个州和之后的彭亨,都没有这种感觉。

玩FUN大马‧登嘉楼 “蓝”得的体验唐人街(中国城)带有双龙戏珠的雕刻中华风格,红砖绿瓦极其醒目。

留宿瓜登深入了解伊斯兰文化

如果要问我,登嘉楼是什幺颜色的?我会说,登嘉楼是蓝色的--蓝蓝的天、蓝蓝的海,当我站在东海岸的海滩上,面对一望无际的南中国海,远处海天一色,除了蓝色,再也没有其他色调。

蓝色既是登嘉楼的表面色调,也是这个州的内在颜色。蓝色不是暖色,并不会给人热情奔放的感觉。登州的人口结构特徵、宗教信仰与文化风情,注定它不会拥有像吉隆坡和西海岸大多数州属那样,色彩斑斓和多姿多彩的生活。

对于喜欢热闹和动感十足生活方式的人而言,瓜拉登嘉楼也许并不是一个好去处;对于想找一个拥有安详从容气氛的地方,过几天宁静日子的人来说,生活节奏徐缓的瓜拉登嘉楼,不会让他们失望。

瓜拉登嘉楼也是了解马来传统文化和穆斯林文化的好去处。按我原本的计划,只是路过瓜拉登嘉楼,从那儿的码头到热浪岛,但吉兰丹之旅,让我改变行程计划。我决定在瓜拉登嘉楼逗留一晚,多了解一些大马的伊斯兰文化。

在瓜登西侧3公里处,有一个号称世界第一的“伊斯兰之窗”(Taman Tamadun Islam),里面有世界各国着名的伊斯兰建筑微缩模型,比如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和印度的泰姬陵。如果喜欢伊斯兰建筑,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旅游点。

水晶清真寺欢迎各族参观

除去这些微缩模型清真寺,瓜拉登嘉楼负有盛名的清真寺也不少。水上清真寺和水晶清真寺非常漂亮,很值得一看。我比较喜欢建在水上的水晶清真寺,那是一座漂亮且很有质感的建筑,我从下午四点一直呆到晚上,白天和晚上的风情各异。

水晶清真寺门口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欢迎非穆斯林入寺参观、欢迎提问、可以拍照等,于是,我决定进去看看。按规定,我必须在我的衣服外面套他们那又宽又大的长袍,和披他们提供的头巾,并把头髮包起来,入口和祈祷区是男女分开的。

我进去转了一圈,感慨颇多。记得有一位罗马帝国名将说,当你熟知一件事,你就不会害怕它。其实,关于伊斯兰教,人们有太多不实的传闻,这就和欧美人以前对华人的各种误解和不实的传闻一样,是异曲同工。

当我们被误解时,就会觉得委屈,甚至愤怒和吶喊,我们希望得到正确的解读。这是多幺正常的反应,可惜大部分时候,人类没有从中学会反思,也没有同情心和同理心,人们渴望得到理解,却又拒绝了解他人,所以,人类不断重演和複製对他族的误解与曲解。

用眼睛发现生活

我不敢说自己熟知什幺,但至少我愿意走出去,用眼睛去发现生活,寻找属于我的答案,而不是坐在家里,盲目听信各种传闻。

这之前,我听过很多关于本地人的“传说”--马来西亚的清真寺是不让非穆斯林进入的,他们很可怕,误入清真寺内会被谋害……不可否认,每个民族都有极端分子,他们应该被谴责,可不该殃及无辜。

我们生活中,大部分误会源于不了解、又不愿意去沟通,这才是人类偏执的根源,也是一些战争和种族主义的成因。

在瓜拉登嘉楼逗留一天后,我把车停在Syabandar码头,坐渡轮来到马来半岛最美的热浪岛。一到岛上,我就雀跃起来:没错,整个登嘉楼都是蓝色的。蓝色是冷色调,但我们依然可以从这冷色里,找到热点和高潮。登嘉楼的海岛生活,就是蓝色里的热点。热浪岛的海水和天空,比内陆更蓝更美。

生活方式也两极化,登州内陆的马来人衣着保守,但岛上却到处是比基尼美女在晒太阳或打沙滩排球,这两极化的景象,让我难以想像,自己是在登嘉楼这样一个保守的穆斯林州属土地上。

玩FUN大马‧登嘉楼 “蓝”得的体验唐人街有很多百年老房子,依稀可见当年的气势与气派。冯彬霞-法国籍华人作家,文章见诸于大马、中、港、法、美等地区,发表作品约60万字。2002年曾出版关于法国风情的个人专着。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提供生活消费|提供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手机版 申博手机安装